直播综艺,会因《明日之子》的火爆走出寒冬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段宜飞;36氪经授权发布。

9月23日,《明日之子》决赛现场,正处舆论风口浪尖上的薛之谦一现身,便引得现场粉丝一片尖叫。 

作为今年“三大超级网综”之一,从数据上看,《明日之子》配得上这样的尖叫。12场直播,平均观看人次超3000万,最高单场达3980万。

这一次,腾讯在直播综艺上算是赌对了。

之所以说是“赌”,是因为早在2016年,互联网直播综艺就被认为是直播行业“下一个风口”。各大直播平台趁着资本的热钱,纷纷投入自制直播综艺节目的运动中,大多都无极而终。 

光腾讯一家,2016年就制作了《拜托了!粉丝》、《看你往哪跑》、《下一站大明星》、《X玖少年频道》等多档直播综艺节目,播放量和影响力都比较惨淡。

相比于去年的“广撒网”,腾讯今年把主要直播综艺的关注点都倾入《明日之子》中去。节目制作方哇唧唧哇是有着“选秀教母”之称的龙丹妮,和原《快乐男声》总导演马昊组建的新公司。

即使有这样有经验的团队的加入,并且前期投入和宣传过亿的情况下,据全天候科技的消息,《明日之子》第一季节目的营收与成本不过是“基本打平”。

而相比起财大气粗的腾讯,其它直播平台做直播综艺就不好过得多。

在2016年8月,来疯直播宣布投入20亿元打造“疯火计划”,号称将寻找100家内容制作机构,推出不少于500档互动综艺栏目。

当年,来疯“发疯地”做了58档直播综艺节目。位列所有直播平台之首。

来自2016中国直播综艺市场报告

但是,节目的关注度,远远没有达到预期。

刺猬公社联系到了来疯直播的运营总监张斌,张斌透露,“ 平台做直播,其实是在消耗平台的资源,消耗那些大主播的资源,对外部来看,其实效果还是一般般的。”

可张斌单独提到了两档不同的节目——《玩命直播》和《百人主播》。这是来疯中两档较大型的直播综艺,每个项目的投入都在2000万元以上,前者请到了SNH48和杨洋、后者请到MC天佑、李维嘉、肖骁参与,并为之匹配了不同的宣发资源。

“这类的节目效果还是可以的。”张斌说,“但是,纯直播平台做的、以主播为主的(直播综艺)还是相对弱很多。”

虽然主播的高薪被媒体炒的沸沸扬扬,但在做综艺上,主播和明星之间还是有差距的。

张斌也自嘲:“你想想跑男那种节目,你让吴亦凡去做,一定很多人去看。但换我们去做,(笑),肯定就没人看。”

为什么直播平台做不好直播综艺呢?主要原因有以下三点。

第一,主播的“综艺感”不强。

随意打开几档2016年各大直播平台自制的直播综艺节目,浓郁的尴尬气息扑面而来。许多主播在走出直播间,脱离了秀场和游戏后,似乎变了一个人,表情呆滞,连说话也变得磕磕绊绊。弹幕里经常飘出:“看得我尴尬癌都犯了!”

坐在电脑前打游戏、唱歌、聊天,主播只需要对准一个摄像头,和观众进行互动就可以了。但是综艺节目不一样,它需要主播有更强的“镜头感”,而大多数主播并不是天生就具备这样的能力。

百度百科:镜头感是指:演员表演生动、自然,眼睛余光感受到镜头的位置,所作的表情、肢体语言能被镜头以最佳角度记录。

除此之外,综艺会更多维度、更立体地展现主播的形象和气质。由于缺少后期剪辑,主播的高矮、身材、服装搭配等诸多细节都会被观众看得一清二楚。弹幕的节奏动不动就被带跑偏,话题就变成:主播腿粗不粗、是不是猥琐、观众是不是脑残等话题的讨论,上演一场粉丝与看客之间的撕逼大战。

第二,主播“尬演”的背后,是公会培养体系不够成熟。

给主播提供一个出租屋、做些简单的装修、配上电脑设备……这些行为,经过公会两三年的1.0时代的发展,已经成为培养主播的基本配置。

而培养主播2.0的时代,公会需要接商业活动代言、线上推广;进行新闻曝光及事件策划;电商代运营;微博、微信公号、贴吧粉丝与内容维护;个人视频制作及主流视频网站推荐位等一系列经营活动。

对于一个明星的经纪公司来说,这不过是最基本的操作而已。但这些对于大多数公会而言,这一切都在摸索之中。

这不仅是因为主播、公会还是一个较为新兴的事物,还和直播根本上的逻辑有关系。直播的出现极大地给个体赋能,让个人的影响力可以成倍地增加。一个主播能不能火,原因主要在其个人,而非公会的打造。这让主播在平台和公会之间,占有绝对的主导话语权。

国内最大公会之一的伐木累公会创始人谢帆认为,一个主播能火,“他自身的重量至少要降到50%以上,直播平台要占30%,经纪公司最多就是20%,经纪公司就是一个辅助的角色。”一定程度上,主播的话语权妨碍了主播成为“综艺明星”的打造。

第三,直播综艺需要专业团队进行深耕,但大多数直播平台暂时不敢冒这个险。

《明日之子》之所以能火,龙丹妮马昊团队、以及过亿的制作宣发成本是根本的保障。但是,除了像腾讯视频这样资金雄厚的团队,绝大多数平台不敢下这个血本。

目前,除了熊猫TV联合腾讯视频、芒果娱乐制作的《Hello!女神》投资超过1亿元,几乎没有直播综艺节目投入过亿。

按照来疯的“疯火计划”规划,20亿元制作500档节目,即使是均分,每档节目能分到钱也就在400万左右,400万制作出来的“综艺”质量可想而知。而根据虎嗅网的报道,实际情况下,每个节目能拿到的补贴仅在100万元左右。

“大家都在做不同的尝试,”张斌说,“但是到哪个时间点出结果,变成一个主流的直播方式,还是不太好预估。”

“直播综艺最后实际投入虽然没有达到20亿的规模,但投入还是不少。”他补充道。

在2016年遇冷后,来疯直播综艺的团队已经和优酷合并。直播团队的重心,将会回归泛娱乐的直播内容上去。

绝大多数直播平台都进行了战略的调整,如今播放的所谓的“直播综艺”,都是录制好后,在直播平台上进行播放罢了。但仍有一部分小团体,依然在坚持。

一位从事游戏类脱口秀类直播综艺的主播兼制作人,坚信自己所在细分市场的潜力。他对刺猬公社说:“这件事即使只有我一个人,也要继续做下去。”

他没有赶上上一轮直播综艺的砸钱,经历过数次资金断裂,团队从去年下半年的10人,减少到现在的7人。

还好,他一周两播,坚持到了节目的第二季。人气也从原先的五六千,稳步上升到如今的七八万,最高时达到过30万,他也能时不时出现在直播平台的资讯新闻中。

所以,直播综艺,是砸钱的问题,还是另有出路?目前依旧尚不明朗。

发表评论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