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少年”何小鹏:再不折腾就老了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36氪经授权发布。

“你丫的,天天YY,让我们帮你梳理好,帮你去实现。”这是俞永福曾经对何小鹏说过的一句话。

极客少年何小鹏脑洞大,点子特别多。一张娃娃脸,人畜无害,人见人爱。娃娃脸下保持着一个少年心。几天前何小鹏发文从阿里退休:“创业一轮回,苦辣酸甜咸,开心归来还是少年!“

四十多岁再创业,不为财富,只为做点不一样的事情,把一个更大的YY变成现实。

1

第一次创业是2004年,何小鹏和梁捷创办了UC优视,做手机浏览器。

▲ 2004年的何小鹏

2004年选择移动互联网这个创业方向,在中国算得上最早的一批人。苹果的iPhone 是2007年发布,此前微软的Windows phone和诺基亚的塞班算是智能手机的探路者。在苹果手机面市之后不久,谷歌的安卓发布,iOS和安卓后来将微软和诺基亚从移动市场生生地挤了出去。2009年李开复离开谷歌中国,成立创新工厂,宣称要投资移动互联网企业。那时iPhone还都没有大面积普及,安卓没有明星机型,Windows phone和诺基亚正在快速溃败。2010年苹果手机发布到第四代才算智能手机普及的开始。同年,雷军成立小米。

可见,在2004年就选择了移动互联网是早了N步,而不是一步。创业选择风口,在风来之前是最好的时机,但谁又能保证踩到最好的节奏呢?

创业初期,三年没有什么收入。在最困难的时候,丁磊伸手拉了何小鹏一把。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的时候,网易在死亡线边缘挣扎了很久。2003年丁磊已经翻身成为中国首富。互联网新贵能够与何小鹏惺惺相惜是缘于邮箱,丁磊、张小龙、曾礼青、何小鹏都是中国最早做邮箱的一批人。

丁磊把自己的办公室借给何小鹏,还借了80万元人民币。第一次走进丁磊的办公室,让何小鹏知道了创业意味着什么:丁磊那个20平米左右的办公室里,放着100多个睡袋。“互联网公司创业,原来是要这么搏啊。”

▲ 2005年4月30何小鹏在网易的办公室

在丁磊隔壁办公室的李学凌来找丁磊,发现办公室换了人。跟何小鹏一阵闲聊,此后十几年两人都是好朋友。三年前,李学凌成为小鹏汽车最早的投资人之一。

创业一段时间后公司没有收入,何小鹏和梁捷出去找投资。去找投资的时候,何小鹏和梁捷的名片印的都是“副总经理”。这里面藏了两个私心:一是万一条件谈得不顺,两人可以抽身,说:“我们回去请示一下总经理。”二是两人都不是管理型人才,空着总经理的位子想留给更适合的人。

李学凌引荐了当时联想投资副总裁俞永福。俞永福在柳传志身边受益匪浅,看问题颇有格局观,系统性、逻辑性都非常强。何小鹏跟俞永福说上半天,俞永福马上就能梳理出脉络,“这哥们真强,是一个‘画大图’的人!”这是何小鹏对俞永福的第一印象,正好符合何两人对“总经理”那个人选的定义。

恰巧的是,联想没有通过对UC的投资项目,俞永福找到雷军希望他以个人的名义投资,而雷军的要求是:俞永福去他就投。因祸得富,自此雷军成为何小鹏的又一个贵人。

就这样,班子搭好。UC的创始人团队是个性鲜明又迥然不同的三个人。

▲左起:何小鹏、俞永福、梁捷

俞永福是一个很综合的人才,沉稳,大局观特别好,战略思维、管理思维都很强,对资本运作也很熟悉,在UC主要负责对外。

梁捷是技术出身,从来话都很少,老诚持重,很科学家的范儿。

何小鹏是产品经理出身,天马行空,想法非常多,项目管理能力比较强,执行能力也比较强。

这三个人的创业组合,在中国的创业公司里少见的理想,能力和性格上完全互补。

2

何小鹏的短板是“画大图”的能力,优点是爱折腾,有激情,重责任。在与俞永福一次又一次的争吵中,何小鹏的短板也快速补上。“总裁会上一般都是我跟永福对杠,其它人主要是投票和拉架。”

后来总裁办发明了一个“金手指”:如果谁都说服不了谁,所有人都投反对票,你还是要做,可以动用“金手指”,在一定的资源下启动一个项目。

从2004年进入移动互联网,此后市场环境一直在快速变化,UC也必须不停地转型,其间面临无数次的大小决策。从JAVA到塞班,从塞班到安卓,从单工具到多工具,从多工具到工具与内容的组合……作为负责产品的何小鹏几乎主导了UC全部的产品路线图。

在多次转型中没有被淹死,何小鹏感触最深的是All in。“如同一个人转身,要把头、腰、躯干都转过去,要不然是无法完成转身的动作的。”

诺基亚曾是UC的股东,创业初期UC浏览器是基于塞班操作系统,这是UC最强的一支技术团队。在向安卓转型的时候,如果按照一般公司的做法,会另起一个新团队与塞班平行,两条腿走路。但负责产品的何小鹏在这件事上非常坚决,把塞班团队最强的班底全部转去做安卓。

转型第二年,业务增长16倍,UC一下子就树立了安卓领域的老大地位。

All in的另一面就是舍弃。原计划做完浏览器,再去做其它的创新业务,但也就一年多时间,其它创新业务全部挂掉了,包括类似于今日头条早期产品的UC桌面,有类似于手机暴风的UC视频,还有当时已经很有名的来电通……现在回看,一是很庆幸当时转型的彻底,二是更深刻理解了“窗口期”的意义,“错过,时机就不再有了。”

除了转型能力强,UC发展历史上还有一个强项:兼并与融合。收购,公司发展的快,但融合不好会起到反作用。UC历史上大大小小几十个收购,整合都算顺利,这也使得UC并入阿里的过程也非常顺利。在收购整合这件事上,也体现了UC创始人团队的执行力和远见。

3

在UC并入阿里巴巴之前,俞永福负责对外,何小鹏负责对内。何小鹏最清楚的一点是:没有俞永福的大局观,UC上不到现在的平台上,因为俞永福系统能力非常强。当然,与俞永福十几年搭班子,何小鹏自己的系统能力也有了大幅的提升。

UC历史上另一个重要人物是雷军。雷军任UC董事长时间不长,但劳模雷军无论在哪家公司任董事长,都不是挂名那么简单,而是真干、实干,包括YY、猎豹、金山、UC。在看了UC的业务之后,雷军要求将2B的业务砍掉,只保留2C。

刚刚成立的UC,团队确实决定只做2C的方向,但是在创业的前两三年2C根本没有收入。何小鹏团队的强项是做邮箱,于是以2B的业务养活2C的业务。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的邮箱都是UC做的,十几个人的公司 ,一年轻轻松松几千万收入,一千多万的净利润,算是活得很舒服了。2B对于当时的UC来讲是“现金牛”,却突然被要求砍掉。

总裁会上,俞永福果断支持雷军的决策,何小鹏和梁捷则很犹豫。但现在回过头来看,何小鹏无比佩服雷军的远见与睿智。

还有一次雷军参加UC的员工大会,极客出身的雷军坐在台下喋喋不休地给何小鹏讲产品体验里的问题,希望他们的产品做出改进。离他发言时间还有三四分钟的时候,雷军突然叫停:“小鹏,等一下,我要想想一会儿上去讲什么。”拿起笔在纸上写了三条,每条只有五六个字。然后开始拿着这张纸发呆。几分钟后,主持人邀请雷军上台,没有PPT,就手里那三条、一共不到20个字的提纲,雷军在1000多人面前讲了两个小时。

自此,何小鹏也坚决要求自己演讲时脱稿:“一是因为效率高,二是可以锻炼自己的能力。”

雷军是中关村劳模,智商情商都高,学习能力还极强,业内很多人感慨:聪明人没有他勤奋,勤奋的人没有他聪明,结果都挂了。

在UC被并购进入阿里体系之前,何小鹏随心所欲地当着极客少年,只负责产品和时不时地冒出一些点子来,对外的事情都交给俞永福。进入到阿里体系后,何小鹏对“班子”的理解更深刻:阿里从来不是单打独斗,是很多人在一起,有人负责在外面吹牛,内部则一定有人把所有的资源组织起来去实现那个吹过的“牛”。

进入阿里体系之后,何小鹏先后接手了UC的CEO、阿里移动事业群总裁、阿里游戏董事长、土豆总裁。以前只是对内,只管产品,而这三年坐上各个业务的“一号位”,思考的问题也更全面、更立体。

产品出身的何小鹏在这个过程中,完成了从一个点到线到面再到立体空间的进化。“当你只做一个专业,你就是一个点。当你做一个小型业务的时候,是一条线。当你完全负责一个产品的时候,进化到一个面。而做企业是系统性的事情,是立体的。特别是生态型企业,与周边的关联度越深,系统性越强,越复杂。”

4

马云曾经说过,一个人成长最快的方法是与更高层次的人对话。

一路贵人,从丁磊、李学凌、俞永福、雷军、马云,十几年跌跌撞撞,何小鹏得出结论:一个好的企业家是创业者、梦想者、商人的组合。

创业者的特质是要有足够的勇气、坚韧的精神,不惧怕失败;要非常努力、勤奋,雷军是榜样,丁磊办公室里100多个睡袋也是榜样;有责任心、有分享精神。

梦想者的特质是两层:一是要有梦,不苟且,如果只是为了活下去而创业,就是没有梦想,很难成功。二是有梦,还要可实现。很多创业者的梦非常大,但又不肯实干,那只能是造梦者。有梦想的人要有高度,有全局观,有超强的学习能力,有战略分解能力和战略执行能力,从小梦到中梦到大梦,一点点去实现。

商人,来自于责任感。企业要想实现对员工、股东、社会的回报,就一定要有商人思维。一些创业者是技术或是产品经理出身,只追求用户体验,觉得赚钱是可耻的事情。赚钱可能会伤害到局部的用户体验,但把赚到的钱投入到研发、渠道、内容、产品上去,可以更好的提高用户体验。早年在金山的雷军,商人的色彩比较淡。后来做小米,对商业的理解越来越强,也越来越多地影响到他身边的弟兄们,何小鹏就是之一,“商人思维才能让你的公司越来越大,越来越强,才有能力去做更多的事情,改变更多。”

5

今年年初,何小鹏的孩子出生后一小时,护士把孩子交到他的手里,看着手中的娃儿,正好一个好哥们的电话打进来:“制造业升级,出行行业升级,已经大势所趋了。你要赶紧出来,再不出来这个Windows(窗口期)就没有了。”

其实自从三年前投了小鹏汽车,很多朋友跟他谈论过窗口期的问题,但只有这一次刺中他了,因为怀里正抱着自己的娃儿。“这一次听到这个话,感受完全不同。将来娃儿问你,老爸你是干啥的?似乎说不出来。”

十几年前的第一次创业,何小鹏是希望自己活得更好。运气很好的何小鹏第一次创业就成功了,在很短的时间内,获得了很多的财富,获得了人脉、知识、视野,并且让创业团队分享了成功。

娃儿的出生,让何小鹏的责任心再次爆发。人就像回南天的电视机一样,如果你不去折腾,过些天电视机就不行了。第一次创业解决了财富自由的问题,但是人生不能这样就算了,还有机会做一件可以改变社会进程的事情。“因为你不去继续折腾,你就折腾不动了。因为折腾不动了,你很快就老了。因为你老了就更不想折腾了。一旦你不想折腾了,你的人生也就这样了。”

一个朋友功成身退,两年后感觉跟整个行业都“绝缘”了,没有Data跟别人交换,所以跟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只能聊聊历史,聊聊生活,没有人再跟他交流行业趋势和看法,他再也没有办法追上别人的步伐。

一向喜欢折腾的何小鹏,满脑子都是点子的何小鹏,怀里抱着娃儿的何小鹏,当然不能让自己的人生就这样算了。

在中国,第一次创业成功的人,多数都去做了投资,或是退休,选择连续创业的人比例非常低。因为再创业,需要放空,需要有勇气归零,要蹲下身来面对一切。

创业就如同蹦极一样。你站在下面看人家跳的时候,使劲鼓掌喊加油:不要怕,什么都不要想,闭上眼一跳就成功了!但当你自己一旦走上去,串上带子,往悬崖下一看,靠,跟站在下面完全不是一回事啊!还好,最后兴奋战胜了焦虑,何小鹏再次纵身一跃。

“新轮回,是终点,也是起点,颠覆自己,享受出发。”何小鹏的想法是,要挑战一下自己,做一些更深刻改变社会和生活的事情。

尾 声

逍遥子(张勇)问何小鹏,第二次创业愿意全身心地投入多久?何小鹏的回答是:“All in 十年。”

十年后可以对孩子说:“那个事,是爸爸干的。”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