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辰海资本:内容驱动的消费正在爆发,投资文娱“不看风口看终局”

辰海妙基金三位合伙人(从左至右为王维玮、陈悦天、陈尘)

文 | 陈之琰

编辑 | 洪鹄

2015年底,辰海资本成立之际,创始人陈尘找到了这处隐在上海富民路上的二层小楼——周围是林立的独立品牌成衣店、酒吧和咖啡馆,弯进弄堂,一扇深色的厚重木门背后,办公室就被掩映在几树竹林中。

一楼的会客厅不像投资机构普遍采用的玻璃房,反而更似普通中产人家的餐厅。也是在这里,辰海资本团队拍板了对于熊猫直播、麦锐娱乐、海狐海淘等多个创业公司的投资。

距现在差不多两年前,陈尘离开老牌私募基金景林资产创办辰海资本。第一期基金规模5亿元,到2016年底已经投出了20余个项目,主要围绕互联网金融和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的各个细分领域。

“一期也有投文化、消费类的项目,但是还没那么集中。”此外,陈尘在创业之后发现,作为管理者要处理的事物太多,“一天24小时真的不够用”。

于是,一年半之后,深耕文娱领域的投资人王维玮和陈悦天与他走到一起,成立辰海二期-妙基金。目前,妙基金规模达8亿人民币,已投12个项目。

在当时的绝大多数报道里,都说辰海资本的二期基金将聚焦“新媒体、新文化、新消费和新技术”四大领域。

约莫半年过去,在接受36氪记者专访时,共享一个办公桌的三位合伙人,反而有了更为具体的投资观点,基金取名“妙”字就是要认真做“女性”和“青少年”的生意——“我们的核心就是文娱内容。”

斜率里的投资机会

陈尘、王维玮和陈悦天三人此前都有过文娱投资的过往:陈尘曾供职于华兴资本和景林资产,投过大众点评、达达、韩都衣舍、迈外迪等项目。创立辰海资本后就曾投资了熊猫直播、张嘉佳的时间海影业等文娱公司;王维玮曾是专注文娱投资的华映资本的“一号员工”,投过的项目包括演出行业全产业链公司聚橙网,以及薛之谦、许嵩等艺人所隶属的海蝶音乐(已经被太合娱乐集团收购);陈悦天则在创新工场投出过马东的米未传媒、SNH48的运营公司丝芭文化等明星项目。

在文娱圈里,他们还有分别属于自己的标签:陈尘是一个手速超过200的电竞“高玩”,王维玮是一个常年混迹于大小剧场的男文青、陈悦天是一个SNH48的宅男粉。

入行数年,成长于中国本土VC机构的三人都曾在“老东家”经历了机构和自身“从0到1”、“从小到大”的过程。不同于“海归派”,他们是国内第一批从投资机构最底层往上干的创投从业者。

在向上攀爬的过程中,三人积累了资源、人脉、眼力,也发现了自己真正擅长和喜爱的领域。或许正因如此,辰海妙基金不再需要经历“过往的很多机构自上而下地看市场格局,做数据和行业调研,再去锁定投资机会的方式”,而是从合伙人熟悉的领域进入,“通过对内容的感觉锁定投资机会,然后再去做理性上的严格论证、分析和调研,最后扣扳机开枪”。

“对于文娱,因为喜欢、熟悉,所以更渴望专注。”王维玮所说的这份心态可视为三人选择离开原机构,成立辰海妙基金,并锁定文娱为主要投资领域的注脚。

除却个人倾向,三人共有的工程学科背景使得他们对于文娱领域的理解不同于一般的投资人,带着些“工科男”的独特视角。

“两个2016年互联网视频付费用户的对比数据坚定了我们成立妙基金,聚焦文娱投资的决心。”陈悦天告诉36氪记者。

一个数据是中国2016年网络视频付费用户渗透率与1980年美国有线电视付费用户渗透率相当。1980年的美国正逢当地传媒业大爆发、技术急速迭代的时期,文化内容、传媒影视的大变化就由此肇始。“当时美国的有线电视的付费用户有2000万-2500万。按中美两国的人口比例换算,相当于中国现在的6500万左右,而这正好与去年视频付费用户的人数相当”

另一个数据则是视频付费用户增长曲线。“我们发现增长的斜率与2010年淘宝用户的增长斜率几乎重合。”

这两个数据表征背后,一是目前正逢文娱传媒机构更迭、新兴内容机会来临的历史周期,二则意味着2010年电商业爆发式增长的现象、人群消费升级的特性已在今天的内容行业显现。

在三人看来,从这两点便可见微知著——“它验证了人均GDP的增长所带来的大众对于文娱产品的需求。”陈悦天说,“一方面,头部内容将带来愈发明显的经济效益,像电影《战狼2》那样,全民消费同一个内容,诞生真正的爆款。另一方面,不同人群也产生了越来越多不同的需求,消费者也越来越习惯花钱去投票,这就给不同的细分文娱内容、垂直平台带来了更多的机会。”

不看风口看终局

基于此种判断,辰海妙基金将专注文娱领域的投资具体为“内容、平台和消费”三个部分。三位合伙人中,陈尘主要看平台和消费,王维玮专注内容和消费,而陈悦天则主看内容和平台。

陈尘告诉36氪记者,三者之间并不割裂,而是存在以文娱内容为核心的递进逻辑:投内容,尤其是指能够工业化产出的内容,包括能持续产生IP、艺人、文学、动漫、影视等内容的文娱企业;进而,投资呈现不同类型内容的“泛文娱”垂直细分平台;再进一步,则是在“泛文娱”之上,“寻找更高的天花板”,投资能利用好万亿级别的内容市场和高质量用户的新消费项目。

“不论是商业地产,还是零售也好,消费已经到了品牌、内容来驱动的时代。如今,内容已成为消费相当重要的附加值。”陈尘说。

在妙基金已投资项目中,“内容”项目包括:发行过《从你的全世界路过》的时间海、做影视剧改编和游戏授权的十三月、综合性动漫企业中影年年、笔酷文化、以3DCG技术为核心的巧克力文化,以及艺人养成公司麦锐娱乐、原际画等;“平台”项目则有泛娱乐直播平台熊猫直播、创新分享平台创客星球等;“消费”项目包括海狐海淘、户外运动品牌艾德克等。

其中的一些关键词,诸如IP、直播、二次元、新消费等都曾被圈内视为一个个“风口”。陈尘却说,妙基金不看风口,“只看项目和行业的终局”。

辰海一期和二期基金都投资了的熊猫直播便是其中一个例子。在陈尘看来,投资熊猫直播不是对于“直播”风口的追逐,而是基于辰海资本对于视频行业的判断。

“目前,国外视频网站的形式主要有hulu和youtube两种。hulu是做影视长视频的,国内的优酷、土豆、爱奇艺等都是这个模式。而youtube则是以UGC和PGC的模式,以兴趣为主、社区为导向的视频平台,在中国还没有特别相符的对标产品出现。所以,当我去看熊猫直播的时候,我看中的就是他基于特定人群兴趣的视频社区定位。”陈尘回忆道。

也正如他所判断的那样,熊猫直播已在游戏直播的基础上,增加了更多PGC、点播的内容,还和芒果娱乐、腾讯视频联手推出了“直播+点播”的明星养成真人秀《Hello!女神》。用熊猫直播COO张菊元的话说,“现在的直播平台,要么做大而全,要么做秀场,但熊猫和它们不一样,我们要去做精品内容。”

“我认为,熊猫直播的终局会是youtube那样的视频网站,而不是昙花一现的直播平台。”陈尘说。

另一个对“只看终局”的佐证是投资海狐海淘。做海外官网直邮业务的海狐海淘在陈尘看来并不是一家跨境电商公司,而是一家信息技术公司。

海狐海淘的主要业务是把全球的海外电商网站商品信息进行抓取和筛选,通过中文页面显示,实时同步官网最优惠商品和最新款商品。用户在付款后,平台会在海外官网上代下单,由官网直接发货给用户。

“做跨境电商,现有模式大多是货品的搬运工,而海狐海淘做的是信息的搬运工。”陈尘说,“我们看好这样基于信息和技术的整合平台,在避免资源重复投入的同时,让用户拥有了完整的海外购物体验,这才是辰海资本投资海狐海淘的原因。”

让文娱“工业化产出”成为风口

“对于投资人来说,滤噪和独立思考是最为重要的。所以,我们强调看创业项目的终局,而非简单跟风。”王维玮说,“若真要说风口的话,我们希望辰海选择的方向能够成为下一个文娱投资的风口,‘工业化产出’就是其中一个”

他回忆:“曾经有一段时间是文娱产业的红利期,使得很多没有规模产出流程和能力的个体也能拿到不少投资,并给一些人产生了‘只要我一个人有想法,就可以成功’的误解。但实际上,任何成功的IP孵化、影视制作背后,从来都是有一整套工业化流程的。成熟的影视制作公司是‘制作人核心制’,有强大的数据分析中心,从IP、演员导演的选择,到后期发行、宣传都有章可循。”

在三位合伙人的概念中,“工业化产出”一方面意味着有足够成熟的流程满足源源不断生产内容的需求,另一方面是有空间向上下游进行工业化衍生。

陈悦天认为,要实现这两点,最有机会的内容投资是剧和动画。“小说是文字构成的,从人的理解来说就有压缩和解压缩两个过程。漫画的阅读门槛也比较高,需要能够读懂分镜语言才可以。因此,最容易抬升IP的形式就是视频媒介,具体而言就是剧和动画。”

“3D动画是目前内容类投资的价值洼地。”他分析说,目前,精品剧制作公司的竞争格局已经固化;2D动画公司的产能依赖于人才培养周期的原因无法迅速扩张;但是3D动画的人才可以来自于特效公司、游戏公司,已经有了足够的人才储备,但在商业上的竞争还未饱和。“同时,动画还有优于真人剧的一点,就是可以留存形象IP资产在公司。”

辰海妙基金成立后不久便投资了中影年年。在陈悦天看来,这家公司就是在横向和纵向都有工业化产出布局的综合性动漫企业。

“曾经承接《画皮》、《花千骨》、《不良人》等爆款电视剧的后期特效制作,在3D动画方面,中影年年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产能。在3D动漫IP方面,除了明星项目《血色苍穹》之外,团队也同时在运作3-4个IP。同时,它还有影视特技制作、游戏娱乐、CG人才培养等上下游多个产业的布局。”陈悦天说。

从此前的单打独斗,到三剑客齐聚,成立妙基金后,陈尘很快就习惯了三人合作的管理模式:投资之外,他主要管理网站运营,有过猎头经历的王维玮则负责人力资源,而对媒体更为熟悉的陈悦天则负责品牌市场。“看项目我们各有侧重,募资就一起来。从一个人到三个人,肯定有认知差异,但充分沟通后就可以消除。”

尽管三人共享一个办公桌,每天通电话,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却不多。半年的时间里,在上海与北京之间“来回飞”,看了四五百个创业项目。陈尘觉得,经过半年,辰海妙基金已经形成了可复制、可持续,并有一定竞争力的文娱投资逻辑。

“现在业内专投文娱、消费相关的机构肯定有,但以后期居多。而辰海定位中早期,并将内容、平台和消费三者串联起来,是较为独特的打法。”他说,“未来的目标,就是希望文娱领域的创业者在需要资金的时候,能够第一个想到辰海资本。”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