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成本大为降低的今天,美国的创业活动已经在减弱了

编者按:资金蜂拥而至,加速器、孵化器遍地开花、创业成本大为降低,很多人都认为现在是创业的黄金时代。但数据表明,其实美国的创业活动趋势却是在慢慢减弱。为什么会这样呢?分析师Justin Gage分析了其中可能的原因。

传统观点声称我们正生活在创业的黄金时代。像Y Combinator这样的加速器、孵化器的崛起,健壮的VC生态体系,多得配置不过来的资金,再加上基础设施成本的急剧下降(通过公有云),这些都使得在今天创办新公司要比过去容易多了。

随着一度小型的技术初创企业发展成现代经济世界的代表,随着Facebook、Google、Amazon以及苹果等技术公司霸占了新闻头条,技术正在变得日益主流化和规范化。

而在另一头,初创企业的退出,也就是初创企业融资周期良性的、必要的一环,却从来都没有那么难实现过。像GE和沃尔玛等形形色色的公司都在争相收购技术初创企业来支撑起数字化存在,而在过去这种活动的主导往往是技术巨头。除去过去几个季度出现了波动以外,技术业的并购活动就价值而言已经接近了历史最高水平。IPO市场表现不算很好,但是最近几个月有几家重要的技术公司上市了。对独角兽的大量报道也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许会目睹一些令人兴奋的新的技术IPO,尽管那道闸门还没有完全打开。

你可以拿到资金获得建议,以很少的成本准备好基础设施,需要的时候就去融资,并赋予那些投资者变现能力;所有推动新的初创企业形成的因素似乎都就位了。

在我跟VC的交流中,这个话题总是会被提起。他们总是在讨论目前有多少优质的、可资助的公司。用成功的创业者Will King的话来说:“创办一家伟大的公司从来没有这么容易过。”如果现在创办公司比以前更容易的话,你大概会预期每年成立的新的技术初创企业数会相当高。但令人吃惊的是,数据告诉我们的却是另一个故事。

如果说初创企业活动其实(几乎)比过去都要低呢?

专注于高等教育及培育创业精神的非盈利组织The Kauffman Foundation发布了一份名为《Kauffman 指数》的年度报告,报告评估了初创企业活动的各个方面。从初创企业密度图,或者每千家公司的初创企业数来看,那种我们期待看到的曲棍球曲线并没有出现:

过去10年左右除了稍有好转以外,这里有两点重要的观察需要指出。首先,初创企业密度自1977年Kauffman Foundation开始测算以来就一直在下降。其次,金融危机(或者更确切地说,金融危机爆发前)引发了自该表制作以来创业活动最显著的低迷。

尽管自2010年以来取得了一些进展,但现在跟2008年前的创业活动水平远不能相提并论。其他的Kauffman指数指标展示了一些略为更有希望的数字,但鉴于“黄金时代”的说法似乎那么的流行,这跟我们预期的还是有距离的。

技术与其他领域的对比

当然,说实在的,这些Kauffman指数衡量的是各种初创企业(比如面包店、汽车零部件厂商)的指标。而我们讨论的那些发展因素,比如加速器和廉价云计算等,主要关注的是技术初创企业。

但这一块的数据也表明活动要低于预期。Kauffman Foundation在2013年也发布过一份有关高科技产业的独立报告;报告的附图(蓝线代表高科技初创企业的数量)也显示出自2008年以来技术创业活动出现了类似的下降。

(蓝线:高科技公司;绿线:ICT高科技;黑线:私有公司总体情况)

我们的“黄金时代”并没有帮助催生公司的创建,新技术初创企业的数量并没有出现暴涨。结果表明,初创企业成立真正的黄金时代其实是1990年代以及网络泡沫时代。而且当时还没有那么成熟的融资环境,基础设施的固定成本还很高。

另一个令人吃惊的新兴趋势是创始人的年龄差距。再回到原先的Kauffman指数,更年轻和更年长的创始人之间出现了显著的差异。公司越来越多地是由更年长的人创立的。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用Fareed Zakaria的话来说:“今天的年轻人穿得像硅谷的创业者,对技术狼吞虎咽,总是讨论颠覆性创新。但他们却想到高盛、麦肯锡和Google工作”。

为什么没有出现更多的公司?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今天的初创企业享受到的出色资源并没有导致更多技术初创企业的成立?我先来指出若干的可能性,然后再回来讲讲数据告诉我们的重要性。

小孩喜欢好工作

为什么更多的人不去创业的原因之一是机会——尤其是对于那些辍学的年轻人来说。简而言之,有吸引力的创业替代方案比过去多多了。

以自己如何真心对待员工为豪的技术巨头(比如Facebook和Google等)是软件工程师或其他相关专业毕业生的热门目的地。这些公司目前的体量是网络泡沫时代未曾有过的。

而且营造更受欢迎工作场所、向年轻劳动力敞开怀抱的不仅仅只有软件公司而已。像GE这样的传统巨头已经建立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数字中心,而像摩根大通这样的传统银行也开始允许员工穿牛仔裤上班。最后,就算不看大企业,还有很多中型或更大一点的公司,如Github和Airbnb提供充满活力和令人兴奋工作环境。简而言之,当其他就业选项是如此的有吸引力时,大家创业的激励因素可能就会减少。

僵尸独角兽?

另一个可能的原因是一个健壮的融资环境可能是把双刃剑。因为那些在上一个周期可能会死掉的公司可以活得更久。

20年前,在VC融资没那么多的时候,你的公司要想活下来,需要做到以下几点之一:

  • 从有限的骨干投资者那里拿到融资

  • 赚够钱养活自己

  • 上市或者被收购

现在VC的钱就多得多了,那些钱涌到了各个阶段的初创企业(2016年融资额为400亿美元),而这就给了创业公司更多的runway和灵活性去实现盈利或者退出。本来可能要去创立新公司的创始人和员工现在就可以呆在原地不动了。

这两种可能性——更好的就业机会以及可能更低的公司流动——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今天的初创企业“黄金时代”实际上并没有催生出更多的初创企业。

但结论是站得住的:我们也许没有以所认为的那种速度在成立公司。我个人的想法是更多的初创企业对经济是由好处的,创业精神应该鼓励。我希望这些数据能够激发大家的讨论,想出如何将今天创业的容易变成实实在在的发展。

原文链接:https://news.crunchbase.com/news/really-live-golden-era-startups/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