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亚神遇纠纷,太合音乐面对的最大隐忧仍是版权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近日,太合音乐集团遇到了烦心事。

6月20日,太合音乐集团才宣布收购北京亚神音乐,并与台湾亚神音乐展开深度战略合作。

不料22日,京文唱片公众号发文打脸太合,称太合音乐集团和亚神音乐不是京文唱片的股东,京文唱片与两者毫无关系;京文唱片20多年来积累的优质音乐版权,均为京文唱片独家拥有,截止声明发布之日,京文与太合音乐、亚神音乐没有签署过音乐版权转让协议或许可协议。

针对京文的声明,太合音乐集团人士表示,对方纯属碰瓷,并表示此前在做收购尽职调查时,了解到有相关无形资产转让协议及诉讼判决书。

显然,太合音乐碰到了收购过程中最不想见到的坑。涉及到版权纠纷这种旷日持久的陈年老账,在竞争对手纷纷出手再度争抢版权的当下,太合音乐需要尽快找到解决之道。而此前薛之谦演唱会黄牛风波,是太合音乐在线下布局方面需要面对的另一挑战。

始料不及的纠纷

在太合方面看来,其在做尽调时,亚神音乐手中有其前身(北京无限艺能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与北京京文唱片传播有限公司在2005年8月签署的“无形资产转让协议”,并且有2008年9月亚神与第三方公司版权诉讼的上海一中院判决书。却未曾料到,半路杀出一个京文唱片。

原来,早在2005年10月,京文唱片宣布与无限艺能整体合并,投资千万共同成立艺能京文传媒控股集团。

在上世纪90年底曾红极一时的京文唱片为何同意合并?事实上到双方合并前一年,中国唱片业已走上下坡路,而艺能方面则靠着旗下的酷客音乐网在当时正红火的彩铃市场获益不菲。拥有大量版权资源的京文与艺能合作也可说是顺理成章之举。

成立之初,京文唱片总裁许钟民曾表示,希望发挥京文在传统唱片业的品牌和音乐资源优势,融合无限艺能在新兴传媒领域的技术,成为音乐产业的新势力。但由于彩铃业务后来逐渐衰落,加上京文唱片的创始人许钟民把主要精力放在与老乡黄光裕的合作方面,双方整合并不顺利。

而2006年11月,北京无限艺能文化传播更名为北京亚神文化传播。到2007年,北京亚神文化在上海一中院起诉上海岳盛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称后者在其经营的网站上使用亚神享有著作权的270多首歌曲牟利。

在亚神向法庭提交的证据中,有一份证据显示,2005年8月京文唱片与无限艺能签署了《无形资产转让协议》,附件列明了涵盖的音乐作品。而卷宗资料显示,在2006年亚神音乐又与亚神文化签订《著作权转让协议》。

从上述资料可知,京文唱片确实与北京亚神的前身签署有无形资产转让协议。但北京亚神向亚神音乐转让音乐作品著作权,是否得到持有京文唱片70%股权的许钟民同意并不清楚。

有知识产权界人士表示,这只能看京文与亚神文化之间后来有无根据合资进展情况订立新的转让协议。有可能京文原有的版权业务管理处于混乱状态,双方版权使用权利归属不清导致如今的争议。

这一版权争执,在目前版权价值大幅上涨之际并不难理解。几年前,一家唱片公司的所有版权价格可能也只有数万元,但如今这个价格已经飙升到几百万元。

由于在线音乐平台利用雄厚的资本实力大肆购买版权,其价格仍处于上升通道中。如前段时间知名电音厂牌Spinnin Records 7000首版权曲库估值1亿美元。从这里也可以明白,为何京文以前对版权可能不那么在乎,但在如今唱片公司主要靠老版权赚钱的情况下,势必对其原有版权加大声索力度。

除了版权是京文的命根子之外,其控股股东许钟民可能还另有打算。在经历入狱等波折后,复出的许钟民拉来国美中信等投资,收购向华强旗下一家公司,更名为拉近网娱。

该公司在音乐方面已经签约200名新锐音乐人,完成300首原创音乐作品,还打算建立音乐版权运营管理及行销推广系统。作为音乐行业的老手,许钟民当然宁肯把版权转让给自己的新平台拉近网娱,而不愿拱手让给外人。

黄牛风波背后

太合音乐在2015年合并百度音乐后,借助其内容优势大力布局在线音乐市场,目前其旗下有太合麦田、海蝶音乐、大石版权、合音量等厂牌。其近来又数千万投资粉丝服务平台Owhat,大手笔入股校园音乐平台不要音乐。可见其布局整个音乐产业链的决心。

太合音乐演出管理事业部总经理杨浩宇认为,随着中国整体演出市场的发展,Livehouse 演出的未来规模应该达到几个亿,仅仅旗下的秀动这两年做演出的规模就已经增长三倍多。

但此次收购亚神音乐之前,太合音乐在线下演唱会活动方面也遇到了小挫折。众所周知,线下演唱会牵涉到票务、场馆等关键环节,由于市场化程度不高,这些资源调配并不容易,也不好把控。

此前太合音乐与其旗下艺人薛之谦就巡回演唱会发布声明,称主办方太合音乐绝对不会选择炒票,而其本人选择留在太合,也是因为在困难时期太合帮过他。而针对6月24日武汉演唱会,太合音乐集团又发文提醒,切勿购买黄牛票。

要说黄牛这行水有多深,从此前王思聪吐槽王菲演唱会高票价就可略窥一二。王思聪认为,最高票价7800元明显超出一般行情和歌迷的承受能力。但有熟知内情的人士认为,演唱会黄牛可能是刻意制造的。主办方压低票价,在购票者中制造紧张感。这实际上是一种造势营销行为,试想,明星开演唱会,如果前面不吊起歌迷胃口,后面的场次卖不动,岂不很尴尬。

实际上,对主办方、票务及合作单位来说,低票价还有其它好处。一场演唱会大约有十分之一的内部票,从内部渠道拿到这些内部票,转手给黄牛就可获利不菲。表面上明星团队拿走收入的大头,其他人分成很少,而通过这种内部票的利益分配,各方基本都满意了。

如果歌星大幅提高票价,显然主办方和票务的利益就要受到损害。此次虽然太合音乐与薛之谦发长文辩解,但其理由多少有点苍白无力。薛之谦本人就承认,那些票怎么流到黄牛手中的他也不清楚,也没法控制。

太合音乐方面实际也明白,单靠提醒歌迷是无法改变黄牛市场现状的。目前火爆的头部演出内容已成为票务市场的重灾区。因为一票难求,市场出现了一些二手票务如西十区、牛魔王等,被称为高级黄牛。一些热门演出的低价票在这些二手票务平台售价都比较高,只有高价票才可能有点折扣。

在二手票务平台看来,黄牛组织和散户黄牛好比股市中的大户和小散。有组织的黄牛能把抢手票聚拢起来调控售价,散户黄牛则能提供低价票的空缺。有业内人士认为,利用这些高级黄牛把黄牛透明化,或许才能真正避免黄牛哄抬票价。

版权争夺进一步白热化

抛开这些具体的纠葛,太合音乐面对的最大隐忧仍然是版权。

此前的2015年音乐版权整顿后,各大在线音乐平台掀起一波争夺版权的高潮。此后暂时归于沉寂。但随着前期版权的到期,新一轮版权争夺战再度开打。

在腾讯音乐集团、太合音乐及阿里音乐三大在线音乐平台中,腾讯版权拥有量雄踞第一,而就在5月16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又宣布与环球音乐集团签订中国大陆地区数字版权分销战略合作协议。其在3月份已经获得环球音乐的词曲独代权,此次购得的是母带录制权。

上述三方都参与到版权争夺战中,授权费从最初的三四千万美元到了最激烈时的3.5亿美元现金加1亿美元股权。3月份网易云音乐获得ACG音乐为主的AVEX独家版权。百度音乐则获得滚石录制权。

在上述几家中,腾讯、阿里自然资本实力最为雄厚,与百度音乐合并的太合音乐在这方面自然无法匹敌。而网易云音乐4月份引入上海文广及芒果文创,获得7.5亿元A轮融资,估值达80亿元。

在这些争夺的背后,是音乐版权众多的应用场景导致其价格被逐渐抬高。

首先是众多的歌手类综艺节目,这些节目都需要大量的歌曲演唱作为其主要内容及商业模式,有些节目主办方版权意识较弱,从而引发版权纠纷。此前薛之谦在上海演唱《安和桥》,其版权的拥有者摩登天空就表示,其行为侵权,太合音乐方面从没有联系过版权方。

其次,音乐短视频近期成为投资风口。抖音、小咖秀等购买了一些版权曲库,但仍有很多视频制作团队存在侵犯音乐版权的现象。一方面视频制作者认为自己非商用,不需要授权,一方面短视频制作周期短,获取授权比较费时费力。但无论如何,对音乐的任何使用,都需要经过授权。

另外,一些跨界公司也在进军音乐流媒体市场。近日有消息称,全球最大的电动车制造商特斯拉已在同所有唱片公司进行谈判,商讨获取音乐版权,推出一款与特斯拉捆绑在一起的专属流媒体音乐服务。而亚马逊、苹果等早就意识到音乐生意的巨大潜力并早早布局。

曾几何时,唱片公司似乎年长色衰无人问津,但如今它们似乎翻盘了。很多唱片公司靠着巨额的版权费躺着就把钱赚了。在细分音乐市场版权问题同样突出。

今年2月,美国唱片业协会在格鲁吉亚联邦法院代表主流唱片公司向嘻哈流媒体平台Spinrilla及其创始人提起起诉。他们控告,乐迷通过该网站的服务可以无条件获得原告方拥有版权的2万多首音乐录音。之所以盯上该平台,是因为嘻哈音乐已经成为一门年营收超50亿美元的生意。而太合音乐正与嘻哈融合体合作,准备拓展这一细分市场。

面对版权演出市场方面的挑战,太合音乐意识到需要发挥其在2C方面的优势,与擅长2B的腾讯音乐展开错位竞争。也许,只有通过T榜等音乐孵化器不断发现音乐新人才能真正立于不败之地。

【钛媒体作者:读娱,文/居龙见】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发表评论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