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读《共享经济》:开放资产、数据和头脑,在一个稀缺的世界里创造出富足

打开罗宾· 蔡斯的网站,首先映入你眼帘的是五句话:

  • 让我们打造一个富足经济。
  • 让我们发现过剩产能,并将其释放出来。
  • 让我们开放资产,数据,还有头脑。
  • 让我们努力解决气候变化和贫富不均问题。
  • 让我们创造一个我们愿意生活其中的世界。

对于一个企业家来讲,这些可谓远大的目标。毫不奇怪,罗宾· 蔡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寻常企业家。她自称为一个“交通企业家”,创办了汽车共享公司Zipcar、P2P 汽车租赁公司Buzzcar 以及拼车网站 GoLoco。这几个公司有什么特点?你猜对了,它们都是时下方兴未艾的共享经济的先驱。没错,“共享”当然也是这本书的关键词。

打开《共享经济:重构未来商业新模式》一书,首先跳出来的前言标题叫作“欢迎来到共享经济的决胜期”。已经到了决胜期了,蔡斯显然是用一种胜利者的口吻在回顾自己的光荣史。然而,共享经济的起步期可并不美妙。她把时钟拨回到2000 年,在Zipcar 成立早期的几个月里,蔡斯讲到,她总是做同一个噩梦:一个汽车租赁行业的恶棍冲进房间,拿枪指着她和她的丈夫。原因当然是,她所创建的业务模式正在摧毁这个有着上百年历史的行业。

百年行业怎会被轻易摧毁?你又猜对了,依靠互联网。蔡斯起步时,首先琢磨客户租车最在乎什么,答案是“经济和便捷”,于是,Zipcar 所有的商业模式都围绕经济和便捷来打造,努力降低客户租车所需的金钱和时间成本:预订更快捷,取车更容易,支付更方便,尽可能减少人工服务的流程,以自助式服务让消费者拥有高度自主权。

Zipcar 也注重从技术上提升传统租车的用户体验,比如给汽车安装射频识别收发器(RFID transponder),可以读取会员资料,开启车门,并向控制中心更新汽车的使用时间和里程数;引入Mobile 技术,让用户通过移动设备查询和预订汽车。可以说,人手一部的智能手机正是“汽车共享”的关键。

沿着这个汽车共享的概念走下去,人们发现,改变汽车的传统使用方式,会带来一系列好处:首先它可以充分发挥每一辆车的作用,降低车辆持有率及停车场的占有率;其次它可以减少消费者的“碳足迹”,对地球环保和气候变化都是福音。

由此来看,蔡斯提出以上的五大追求就不是偶然的了,她在技术慈善方面所做的大量工作也其来有自。《共享经济:重构未来商业新模式》一书意在探究大众和平台如何构建共享经济,突破资本主义,进而完善这个世界。蔡斯试图在书中描画一种时代精神,过剩产能+ 共享平台+ 人人参与,形成崭新的“人人共享”模式,把组织优势(规模与资源)与个人优势(本地化、专业化和定制化)相结合,从而在一个稀缺的世界里创造出富足。

今天,我们对Uber、Airbnb 和比特币都耳熟能详,它们在共同颠覆着从交通到旅游到金融的广大领域。蔡斯的数据是,2014 年,共享经济总共募集了3 万亿美元的资金。《时代周刊》则说,在共享经济中大约活跃着10 000 家公司。

可以共享的东西太多了:有物业,有资源,有时间,有数据,还有技能。这对旧式的产业是巨大的挑战,对整个社会也是如此。工作机会可能越来越少,工作保障也日益成为明日黄花……共享经济的益处是明显的:所有者通过分享自己的资产,为其赋予了多种用途,既能够为自己带来收益,也能够创造出社会经济学的好处。如同蔡斯所说,它重新定义了我们对于资产的理解:它是专属于个人的还是大众的;是私有的还是公有的;是商业的还是个人的。我们都知道,分享资源会带来效率,分享知识会带来创新,那么,分享资产会带来什么呢?

蔡斯很聪明,懂得首先接受资产分享观的一定是年轻人。所以Zipcar 花大力气攻打大学城,其三分之二的会员年龄在35 岁以下。年轻人喜欢Zipcar 租车的低门槛,也更钟情绿色出行的理念。就连Zipcar 标榜的口号“你身边的轮子”和令人会心一笑的广告“一年有350 个小时做爱,却要花420 个小时来找车位,到底是哪里出错了”,都透露出年轻时尚的气息。

年轻人消费的特点是什么呢?体验,体验,还是体验。因此分享型经济实际上就是体验型经济,更具体地说是“马上体验”经济:马上要用,马上就得拿到;用多少,就付多少。对一代又一代年轻人来说,资产正变得越来越失重,往往是“不求拥有,只求使用”。

而共享经济的命门也正在此处:正处于人生上升时期的年轻人,想不到共享经济中的劳动者将会缺少养老金、健康保险、伤残保险和假期。这个被称为“无领劳动者”的群体——既不是蓝领也不是白领,将面临一个困惑性的问题:“我们处在雇用和剥削之间的什么位置?”

蔡斯写道:“我们需要建立新的社会机制,以使新平台经济学的收益普惠化——甚至分配给每个人一个基本的收入。如果做不到这一点,社会后果可能是非常可怕的。

在这个意义上,人人共享必须达到人人受益,而人人受益则意味着地球受益,所以对于倡导共享经济的人来说,最后我们遇到的不仅是个投入产出问题,而且是个生死问题。我们需要人人共享是因为,它所产生的结果是,我们仅需最少的东西,就可以维持最大数量的人。

在气候变化、人口增长、环境恶化等正极大地威胁我们这个蓝色星球的当口,愿每一个有开放头脑的人都能从这一点上来认识和实践共享经济。(本文首发钛媒体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