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金山云:单点突破小米云的背后

金山云目前是金山集团旗下的一个创业公司,独立运作,然而,集团CEO张宏江博士把办公室设在金山云,成为他曾表述的“云是金山未来”的最好注解。

此前,雷军在离开金山后做过许多思考。他在任期间,无论是软件、游戏、还是毒霸等都做到国内细分领域的前几名,但那时,金山依然成不了全球IT界一流的公司,“甚至连IPO都要苦战若干年”,经过反思的雷军对自己说:“原来的金山就像在盐碱地里种草,为什么不在台风口放风筝呢?站在台风口,猪都能飞上天。”

如今的金山云似乎找到了“风口”:在游戏领域,中国前十的手游公司在用金山云的服务;互联网领域,金山云的客户包括快手、迅雷等;前不久,金山云与北大医信签约,北大医信目前为全国500余家医院做医疗信息化的解决方案,合作意味着这500家医院的基础云服务将接入到金山云……金山云还有一个知名的客户,那就是小米。

(金山集团CEO张宏江)

接入小米闯过规模关

金山云迅速成为中国最大的第三方云存储商,小米功不可没。

2013年,金山云接入小米的服务,2014年,存储量暴增七倍,数据从平均每天300T的一下子超过了之前所有存储量的总和。此前,金山云的主要服务对象为政府和企业,小米则面对个人消费者,这对金山云是一次“磕磕绊绊”的考验。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黄金周和小长假,由于4G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普及,外出游玩的人们在白天拍照,晚上开始同步照片、视频到云端,访问量暴增,这也是金山云最繁忙的时候,张宏江说:“我们更喜欢像有4G以后随照随传的稳定流量。”但用户几次大规模的突发上传行为,锻炼了金山云的应急处理能力。

此后,金山云在带宽资源,中心节点的设计上积累了经验,从技术上保证了稳定的服务,到今天,如果有哪家企业忽然上传1T的量,“那已经不是什么事儿”,张宏江说:“我们业务的提升也是被客户带着走的。”

忽然有了这么多的消费者用户后,也意味着金山云闯过了规模关。“云计算的发展要过三道关:一是技术关,二是规模关,三是服务关。”张宏江总结。2014年底,雷军也向外透露:小米用户达到67950万人,云存储量为70个PB,与2013年相比,增长了7倍。

小米需要云服务也与他的商业模式相关。小米模式被总结为铁人三项:包括hardware、software和Internet service,因此,他不仅是一家智能硬件公司、手机公司,更是一家移动互联网公司,张宏江说:“移动互联网的核心是数据和人气,从一开始,小米这样的公司就会有数据存储的需求。”

以小米的核心业务智能硬件为例,这条产品线从手机、平板、电视、路由器到手环,会产生大量数据,小米为了提升服务,设计了micloud,让消费者的个人数据同步到云端。这是一种被认为提升用户体验的方式,小米科技的首席架构师崔宝秋曾描述过一个场景:MIUI上有16种重要的个人数据全部同步到云端,一个小米用户手机不小心丢了,或者从米3升级到米4,只需要输小米帐号,他所有的数据都会恢复到新手机里,“这对于提高用户体验和留存率非常重要”。

在小米的云服务设计中,小米云关系SaaS和PaaS这一层,金山云是IaaS加上一些PaaS,世纪互联就是IDC和网络基础设施提供商。

突破技术关发现商机

如果说小米为金山云带来规模,金山云的技术积累则要追溯到2007年。

那一年,金山集团设立了互联网储存室,帮助金山的一些工具软件做互联网存储服务。这在WPS这款产品上表现得很明显,作为一个办公软件,WPS除了文字处理、数据处理外,还提供图表处理工具,在实际的办公场景中,需要把文件上传到网上保存,尽管那时,云这个词还不是很流行,但是为了实现协同办公,金山做了快盘,“这是一个相当于saas的服务”,张宏江回忆。

从这个角度,金山发现,除了快盘个人云这样的服务,还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市场需要把数据存储在云端,既然可以存储照片、文件和视频,也可以是其它格式的文本和数据,这些服务从底层技术上来说是相通的,探索至此,一个公有云的市场忽然在金山面前变得豁然开朗。

彼时,金山的游戏、WPS等都处于稳定发展期,金山毒霸更名为猎豹后上市,金山也在为未来的发展寻找新业务。公有云市场是一个基础领域,它能像“水电一样”渗透到各个领域,而根据研究公司Gartner发布的公有云研究报告,2015年,全球公有云市场收入将达到1129 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 18.5%。有这样的市场前景和在快盘阶段完成的原始技术积累,金山很快明确把云作为未来的发展方向,并在2014年年底,开启新三年战略——“ALL IN云”,全力发展云计算。

这是一家存在27年的老牌软件企业,这时的雷军更愿意把金山云作为一家创业公司,让它实现完全独立的运作,“这样,金山云既有小创业公司的饥饿感、敏捷和快速反应,也有背靠大公司的资金支持和资源扶持。”张宏江分析,因为看到公有云市场的前景,雷军也公开表示,未来三年,金山集团在云上的投入将在10亿美元。

为了布局云计算产业,2014年年底,金山软件、小米和淡马锡联合向世纪互联投资2.96亿美元,此次入股后,金山占世纪互联12.68%的股份,公开资料显示,从2011年到2013年,世纪互联每年营收的复合增长率在55%,张宏江说:“当我们决定把云作为一个核心来做的时候,就在考虑这个领域最核心的资源是什么,它在底层需要IDC的服务,与其自己培养一个团队,不如投资一个这样的企业。”

此间有分析认为:“股权合作后,金山未来三年会租用世纪互联至少5000个机柜,如此可以省去庞大的购置机柜和伺服器的资本开支,提高资金使用率。”

单点突破

张宏江曾看过一本书叫《大开关》,它讲述上世纪20、30年代,欧美的许多企业扔掉工厂发电机,纷纷接入变压器的故事。

这与今天的云计算市场很相似,以前,每家企业接入IT服务首先要搭建机房做数据处理中心,投入相关的技术人员,才能开展业务。而现在,包括像小米这样的客户,除了把手机、智能硬件的用户接入到云,而且还把小米旗下的游戏、小米网、小米生态链建设上的一系列IT数据存储都搬到金山云上。

张宏江说:“今天中国许多企业的IT开支,至少有一半是不需要花费的,都能在云上实现。”未来会出现一个像当初扔掉发电机一样的转变,云计算带来的规模效应既能为企业节省成本,又符合市场经济的分工协作理论,“人类社会的发展史上,社会分工是一种进步,只有分工才能专注于自己的强项,在各自的领域里提高效率,才能搞保证整个经济的效率得到提高。”

虽然看到云计算潜在的市场前景,金山云在“打法”上更接地气:不模仿亚马逊做大平台,更强调单点突破。

以游戏云为例,这个领域天然需要云服务。在游戏的研发、设计完成后,用户规模是无法把控的,如果按照传统的方法,架设服务器,可能会从100台忽然上升到1000台,又会从1000台迅速下降到100台,这种弹性的架构,只有云服务才能够适应,所以,游戏行业百分之百拥抱云。

“但是,这个领域也对云很苛刻。”张宏江说道,对于不稳定性零容忍,一个手游如果因为服务不稳定被关掉两小时,游戏厂商损失惨重,他会疯掉的。张宏江告诉记者:“我们为了适应游戏客户的需求没有别的招数,就是死磕,一直到我们的云服务能够稳定下来。”死磕的结果是目前,金山云在游戏云领域获得领先地位,全国排名前十的手游企业都接入了金山云的服务。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金山云成为快手、迅雷等互联网企业的云服务商,“当你在几个垂直应用领域成为最强云平台的时候,你就很大。Facebook一开始是一个应用,使用的人多了就成了平台。当微信的用户过亿的时候,它其实就是个平台。所以说,单点切入这一点非常有效。”张宏江分析。

六月,金山云用单点突破的策略赢来了与北医信的合作,这样,金山云淌入医疗云的领域,接入全国近500家医院公有云服务,金山云内部把这块服务划分为“政企云”。有分析认为,随着公有云市场高速增长和云服务模式日趋成熟,公有云服务的目标客户会从互联网公司、中小企业逐步延伸至大企业甚至政府部门,原因很简单,对于IT为非其主营业务的大企业或政府,要持续投入建设、运行一个自建的数据中心和IT基础设施,是一个完全资金密集型的工作,也需要太多的IT关键技术,而这些投入并不能直接带来经济效益,所以越来越多的大企业和政府选择将其IT部分或全部托管到云服务商侧的数据中心。

约一百年前,欧美国家扔掉“发动机”的效应正在今天的公有云市场上演。(文/ITValue郭娟)

(ITValue是中国最大的技术高管实名社区。这里提供互联网时代,最全面权威、也最前沿有趣的企业级2B市场信息解读。微信公众号:itvalue)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