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徐沪生:用优雅的价值观去培育互联网中产|2015MIIC

钛媒体、商业价值联合主办的第五届“MIIC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如期举行。2015 MIIC大会主题是:新生代,万物生,以“新生”为豪;天地变,邀“新生”为宴。连续举办五届的MIIC在过去五年中见证了中国互联网业的高速成长和天翻地覆的变化,今年登上MIIC舞台分享的互联网大咖、新生代领袖都有谁?他们怎样成为中国未来商业最大的变数与变量?

钛媒体注:在商业价值和钛媒体主办的2015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MIIC2015)上,当红创业公司“一条”的创始人徐沪生和大家分享了他在打造一条这种新的内容组织展现形态过程中的心得和经验,他认为只有坚持符合目标用户品位的优质内容输出,才能实现商业化的成功。

在他看来:

  • 所谓中产阶级人群到底有多大?各种表述是不一样,我们是做内容的,从目前移动互联网内容提供来讲,这部分人群需要的内容在互联网上、在移动互联网上几乎被完全地忽略,过去几十家高端媒体全完蛋了。
  • 从我个人的价值观上来讲,我不太喜欢做粘结,我们今天有这样一个平台,有千万级的用户,我们有能力做一件更了不起的事情,按照这个去想,空间是非常非常大的,我们是做生活方式的。
  • 一本好的杂志,发行量不过十万、八万,甚至更低,一年广告营收可以达到四亿、五亿,新媒体是高端媒体,完全可以达到这样的营收,品牌也有这样的推广需求。

会上分享以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与徐沪生的对话完成,因为徐沪生说,他不喜欢PPT,公开演讲对他来说不是那么自在,他喜欢对话,更加真实。

以下是首席钛妹赵何娟与徐沪生在MIIC2015上的对话:

主持人:徐沪生十几年前就跟我是同事,在《第一财经日报》创刊的时候,我们都是创刊团队成员,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是创刊的副总编辑,是领导了,我那时候还在做记者,没多久之后,他去上海一个非常有名的媒体做总编辑,叫《外滩画报》,做了好大几年,更没想到的是去年离开了外滩画报,离开了传统媒体,也离开了我们一直以来都有一种情节、有一种骄傲的总编辑的位置。

他创业了,他做了一个微信公众帐号,叫做一条,很多人都很奇怪,一条在一周之内迅速的崛起,短短几周时间积累了一百多万粉丝,很多人提出质疑,说肯定是假的吧,不可能吧,连我都质疑了,我跑上去直接问老徐,我说老徐,你的数据有没有假?有没有水?老徐非常诚恳地跟我说不可能作假,我非常了解老徐,他是不可能违背自己内心说话和做事的人,所以,我非常相信。

徐沪生:中国有几千万爱看这样东西的人,或者也是不接地气的,我们之前做了一个杂志,今天是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我个人觉得我只是转型,而且真的是被逼的,如果再能混五年,我真的不会出来。我们做视频,只是顺应了移动互联网最最基本的规律,比如只能三五分钟,不能太长,我们知道微信是社交媒体,不是传统媒体,标题方式会发生极大变化。

另外,我们没有做App,如果说有一个选择的话,我们选择微信,打开我们的微信,里边的内容跟杂志几乎是一样的,包括流程也一样,我还像总编辑一样,没有连接、聚合,我也跟有些同志说聚合平台真的太多了,但是原创还是少。

主持人:确实是,在整个微信圈也好,互联网圈也好,一条有点独树一帜,我们讨论的命题作文就是讲在互联网时代高端用户到底还有没有用?有矛盾、有冲突,同时也是值得讨论的问题。中国互联网圈创业一直有一句话,叫屌丝为王,很多人认为做高端用户是没有出路的。您从内心上到底怎么看高端用户?

徐沪生:对我们来讲这是一种生态,大众化的,而不是屌丝的。

像我们以前的杂志,有它的受众,某种程度上也有它的广告主,这些广告主是有基本诉求的,用户一定有这部分需求,包括当时做视频,99%的视频都是段子,都是恶搞,这样就不对了,应该占到80%,应该用20%空间来做,这个空间完全被忽略了。

主持人:您的市场或者说商业模式更多的是切的原来高端广告主这块的蛋糕,是吗?

徐沪生:过去十几年来做的是杂志,只是我想把这个完完全全搬到移动互联网上来,这些广告主总得到手机上做宣传,他们也是几百亿的广告盘子,在移动互联网上,没有这样的平台,如果有的话,非常非常小的,几万个,几十万个用户,不能按照传统媒体来考虑量级,一定是千万级,我们还有其他渠道,包括优酷土豆、今日头条等等。

主持人:可不可以理解为您更多想做的是高端广告主市场?

徐沪生:也不是。

主持人:在我们看来,现在讲轻奢市场现在也面临着很大的转型,您凭什么说我要做的一定是高端的视频市场?

徐沪生:我们当时有一个最基本判断,如果把图文搬到手机上,当时手机还是iPhone4,屏幕非常小,杂志最重要的是图片视觉的冲击力,我们看家的本事就是要把200页杂志排的很有节奏感,在手机微信里全部废掉了。

以前有人为照片付钱,因为照片好到可以放整版,手机屏幕小。这些人有审美,他们转向视频,我觉得就是一层窗户纸,我自己从来没有做过视频,我做生活类,这点坚决不想改变,视频是3分钟,以前的照片再漂亮,也就是四五张照片,一个视频包含两百多张照片,再加上音乐、节奏,通过视频方式可以呈现,三分钟、五分钟视频,而且是报道方式,不是导演作品方式,是我们的报道。

这个形式算是我们自己摸索出来的,每天一条,3分钟或者5分钟的方式。

主持人:把一个杂志的报道全部变成视频化了。

徐沪生:视频是很被动的看,看图文很动脑子,像看原著小说和看原著电影的难度是不可比的。

主持人:要做的市场有多大呢?

徐沪生:我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无非就是开个小公司,就是做这样一个小东西,十来个人开个小公司,接点广告拍拍,然后拍的很美,我们上线之后,半个月一百万,现在六百万。

所谓中产阶级人群到底有多大?各种表述是不一样,我们是做内容的,从目前移动互联网内容提供来讲,这部分人群需要的内容在互联网上、在移动互联网上几乎被完全地忽略,过去几十家高端媒体全完蛋了。

比如我们拍一个很安静的茶艺的视频,我们做建筑的时候,我们做摄影的时候,网上的传播绝对超出我们的预期,往朋友圈子一般转,朋友圈里有很多爱茶的,这是过去的媒体无法实现的,我们做了中国最孤独的图书馆。

“中国最孤独的图书馆”每天这里来2000个人,大部分是北京人。好象现在变成了中国最拥挤的图书馆。

我们绝对不做段子或者做二手的评论,做那样的东西,永远积累不了资源,比如建筑,我们几乎把新生代最优秀的建筑师全部采访了一遍,无形中给我们下一步的发展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这批建筑师也不愿意做很商业化的,包括做陶瓷的,中国应该有三四十个这样的建筑师,他们只能做很小体量的,完全达到了国际水准。

主持人:我们积累了这么大量的用户价值,现在主要靠广告作为主要的营收来源,但比如我想做一个建筑,但是,我找不到合适的建筑师,你们挖掘了这么多好的建筑师,有没有可能给建筑师带来更大价值,在这方面您有什么新的想法?

徐沪生:我是社会媒体,你就给社会媒体杂志的预算,互联网的好处就是不用赚广告费,就是一分钱营收没有,投资者也没有意见。广告部是我们的重点,当然,也有很多人提到是不是做电商?

昨天媒体讲到电商化,我们对做电商不是特别有兴趣,上次你也说到是不是做生活方式电商?我们现在有机会做生活方式电商,我们有六百万或者一千万用户,黏度非常高,后台一天到晚在问这个餐厅怎么去,或者那个东西哪里可以买,我们几乎屏蔽掉了,几乎不提供这方面信息。

从我个人的价值观上来讲,我不太喜欢做连接,我们今天有这样一个平台,有千万级的用户,我们有能力做一件更了不起的事情,按照这个去想,空间是非常非常大的,我们是做生活方式的。

大家也在谈可不可以在上海拿下一百套子甚至一千套房子自己来改造,也有人说是不是把设计师和用户连接起来,连接之后,只是改变了一个行为,我们说新的内容,我们希望新的产品通过完全不受干扰的方式用很极致的方式按照我们的标准生产出来,而且我们相信会有很多很多的人喜欢它,一旦我做连接,所有人的意志加进来,这件事情就会变的很糟糕。

主持人:刚才也有人问到您的模式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产品即广告?

徐沪生:其实也不是,我们希望将来就是硬广告,只不过现在很多品牌有误导,原生广告,在移动互联网上,没有人看你的广告,你做得再原生,也没人愿意看。

主持人:就是说在选择内容上有很高的门槛,并不是说愿意砸广告费给你,你就可以给他包装的特别高大上?

徐沪生:移动互联网媒体跟广告的形态在明年或后年会回到正常状态,只要内容能有一百万、两百万转发,是你的目标受众,你就给杂志社付钱,一本好的杂志,发行量不过十万、八万,甚至更低,一年广告营收可以达到四亿、五亿,新媒体是高端媒体,完全可以达到这样的营收,品牌也有这样的推广需求。

主持人:最近老徐这边有一个网上流传的《两个忠告》,有点结合到您刚才讲到的一直追求高端的东西,最后的讨论想跟您探讨一个人生的问题,很多人说秀才创业十年不成,也有很多人说文人创业不接地气,你忠告有一点我很赞成,就是切忌浮躁,你也说到花三个月时间读完一本书。有点超脱的心境会不会让大家觉得您已经不在创业状态了,因为在互联网创业里,需要有一点攻击应的性格。

徐沪生:我们看一百个人,可能99个人都是有攻击性的,没有攻击性的,从商业上讲,也许挺有市场。过去由传统媒体承担那部分功能,今天传统媒体完全完蛋之后,移动互联网上有巨大的窗口,不是说它有多么重要,但是,一定会有一个比例,是10%?还是20%恩?只不过,我们运气比较好,当我们进到可能也许占10%空间里的时候,一个人没有,这个需求又被压抑了十几年,其实所有也是超出我们预期的,只不过我们是坚持做我们喜欢的东西。

视频不可能是我们独家来做,我相信三年之后,我认为几乎所有人都在拍视频,这是一件好事情,视频是最直接的,如果在座的是媒体,强烈建议你们做视频,很简单一条,做视频收钱容易,你跟他说我30秒,好收钱,在手机端,你发一个微信,没办法收钱,以前做杂志的时候,整版广告卖给你,手机那么小,没法卖。

主持人:如果不能用版面卖钱,就用时间卖钱?

徐沪生:否则把整条微信卖给他,等于把内容完全卖给他,视频可以让内容和广告分开,我是5分钟的视频,可以插20秒。(本文由记者胡勇根据徐沪生在MIIC2015上的演讲整理)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