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MIIC】万达影业陈洪伟:互联网与电影的结合,将带来新的艺术形式

钛媒体、商业价值联合主办的第五届“MIIC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如期举行。2015 MIIC大会主题是:新生代,万物生,以“新生”为豪;天地变,邀“新生”为宴。连续举办五届的MIIC在过去五年中见证了中国互联网业的高速成长和天翻地覆的变化,今年登上MIIC舞台分享的互联网大咖、新生代领袖都有谁?他们怎样成为中国未来商业最大的变数与变量?

陈洪伟 万达影视项目副总、电影制片人陈洪伟

钛媒体注:互联网+电影,互联网公司看到的是黄金一样的未来,而传统电影人自己却面临着这样的问题:“互联网+”给电影带来的到底是什么?万达影视项目副总、电影制片人陈洪伟在商业价值和钛媒体主办的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MIIC2015)上分享了他的观点。这个浸淫互联网15年的80后认为,这两者的结合带来的不仅仅是娱乐,价值远远超越电视节目和其他艺术形式。昨天,他在2015MIIC大会的“新文化运动”论坛里演讲,谈论未来电影与互联网结合的新形态:

第一,三年内电影内容都要重新构建。

第二,五年内影业的形态重新打造。

第三,十年内电影本体发生变化。

以下是陈洪伟演讲全文,由钛媒体编辑:

我从上大学开始卖盗版盘走到现在做电影也十几年了,其实很多时候做电影很好玩,其实许知远老师不应该走。这个时代的焦虑通过一些方式和手段是可以解决的,有时候通过一些分割和割裂通过一些表达方式可以让你发泄出来。

我每天面临电影的合作伙伴,面临互联网的公司,比如说互联网公司往电影堆里扎,所有人觉得上窜下跳的。传统的电影人,我们聊传统的行业在互联网出现时候都有自己的焦虑,“互联网+”到底+什么呀?所有人都有自己的解读。那么对于电影怎么看?

我们说一点互联网事情,小时候我看一本科幻小故事,说一个小朋友有一个小老鼠被电击,小老鼠给他做一个小手表,通过小手表可以看足球赛。前两年三星的手表出来的时候我买了一块,但是发现它还是不能看视频。我是80后1981年的,刚才那个哥们在聊你走进电冰箱的时候它朝你亮,过去不可理解,但是现在可以了。

原来前几年的时候,我们这个80后这一点是99年、2000年上大学,我们是最早的用互联网泡妞的人,我们是最早进行互联网应用的,所谓的冲浪等,原来上网要拨号,现在基本上不用你拨了。没有所谓的绝对上不上网,我们的互联网已经变成我们的阳光空气和水的一部分,它刚刚开始正在逐渐改变着我们。从10年以前到5年以前它已经非常生动了,很多时候我们生活在科幻的世界里面。可能明年的变化是今年都想象不到的,我前一些日子看到一个哥们用了一个飞行器就可以飞翔,很多科幻的东西都已经实现了。

人类永远迎接新的东西,只不过我们对这些新的东西抱以兴奋的时候很快的会遗忘。所以我们做一些电影的东西,至少不会让你的心走的那么快。其实这是我做电影的原因,我看了贾樟柯的小五,我是学中文的,我知道电影的力量远远超过文字的力量。我那么喜欢的时候,我不断的卖盗版盘,我发现电影给我们带来非常好的窗口,或者对我个人来说电影是我和这个世界唯一的窗口,你可以通过做电影的事情改变世界。

“电影是人类智慧文明的一个镜像”这个话可能有点大,但是它真的是智慧文明的一个镜像。如果你从一个经济的层面,文化的层面看,电影是非常牛X的,《变形金刚》是美国国防部支持的。我们想说音乐是世界性的,但是音乐太抽象了,真正能够进行世界性传播的就是电影,习大大到美国去签了电影回来。他们认为这个东西对他们来说不是票房数字,凝聚了1895年电影出现以后给我们的绝不仅仅是娱乐。它不断的镜像这个世界。电影诞生那一天的时候用的是当时最顶级的技术,现在为止电影依然是这样的。当你看到《阿凡达》卡梅隆用了10年,我们用的技术手段实现的方式能做到的最高的东西。电影是很迷人很好玩的东西,它是一个窗口,人本身可能已经没有意义了,所以电影可能就是一个意义吧!

说到中国的电影之前,为什么中国的电影人这么焦虑,互联网的大佬这么兴奋? 其实美国的工业体系已经经过了100年的时间,他们一开始就本着工业来的,美国电影人也焦虑,他们的票房一直在下降。这两年你会发现电影在爆发,目前情况下所有的一切老的东西10年前的东西都变成老的了,所有的行业规则都在破坏重新树立当中,在这个时候作为我们的阳光空气和水的移动互联网进入太容易理解了,它进入到电影非常的容易,它不是简单的融资并购而是可以侵入到创作。我们产生了高速发展的电影行业和移动互联网行业的碰撞,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场合很多人把电影和互联网放在一起探讨,电影绝对不仅仅是娱乐,它带来的东西远远超过我们探讨一个电视节目或者探讨其他的艺术形式。

说到这个时间结点上我有三个探讨:

第一,三年内电影内容都要重新构建。其实电影里面探讨的一个人一个小屌丝想当英雄,结果他把个这世界给毁了,后来他重新和小伙伴一起拯救世界,它体现的是一种英雄主义。像90后他们在说什么你不懂,其实他们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感情是一样的。我们跟90后的交流的时候会用一些传统的手段,但是那时候我们也有新的东西,新的语言方式跟他们靠近,让这些人更认同。面对年轻的或者面对未来的时候,我们电影的内容从制作的内容你的题材就变了,年初的《十万个冷笑话》创作的人员全是互联网公司,创作的人员都是屌丝,没有什么格调不格调的东西。未来的三年时间内会有更多的这种作品出现,因为80后这一代在网上泡了15年,我们看到很多的文学比如明代的市井文学产生了,而在互联网时代它说话的语气和方式就和以前不一样了,它们根本不亚了,他们很强大。我们互联网时代改变的不是手段,互联网就是你的阳光、空气和水,你根本离不开了,你只有在这个里面找准你的方向。

第二,五年内影业的形态重新打造。当你的影业公司的形态结构都发生改变,它的操作方式未必以票房为诉求,我们面对这个时代的时候,全新的文化发生变化的时候,它必然会改变。所以我认为五年影业的形态会发生变化,中国的未来的六大里一定有非常强大的互联网形态的公司在这里面,它一定有非常强大。

第三,十年内电影本体发生变化。我是一个非常电影本体论的人,大家一定在固定的空间里面看同样一个画面的人,但是现在我觉得未来的电影形态一定会发生变化。美国的主题乐园就是不断的强,就跟迷宫一样,当你玩任何游戏的时候,你会感受到他们给你的高度体验感带来的冲击力。当技术不断的演进,我们电影传统的表现形式也会受到影响。电影最本质的东西是通过不断的带来刺激性的感官性的感受,让你沉浸其中,同时感受到它传达的潜移默化的观点。它让以你最容易接触的界面传达出来改变你想象的东西,电影当技术不断进步的时候会有更多的形态出现,特别朝着更加深度的交互的方式一定有更多的创作的可能性,这是最本质的内容更新,可能未必有那么快,但是一定会在未来发生。

这是我干了电影十多年时间的感受,在这里分享出来,最后放这句话“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通过电影你可以感受世界,而我是想通过电影改变世界,在这里谢谢大家!

主持人:咱们平衡广电审查和电影独立思想的冲突?

陈洪伟:没有什么冲突,这两年总局的领导对创作上给我们的支持和承认太大的,这两年如果没有总局的领导在推,电影行业走不到今天,真的是支持很大。

现在中国电影在扛什么事吗?2017年好莱坞电影会放开,当你的国人只看好莱坞电影的时候,好莱坞这些市侩的商人们很简单,原来只拿25%的,现在你的国人都看我的电影,那我要拿75%分成。所以我们要做自己的电影,只有我们的电影工艺电影体系强大起来的时候,我们才有中国人的自己的电影。

一个电影的传播,电影是具备全球传播影响力的,它进行正确传播的时候塑造的是正面的想象,正确的传播带来的是正向的收益,而不是简单的打广告。你要知道在电影里面它涵概的内容,当我们文化的东西是跨全球传播的时候,文化里面带来的认同方式是从思维改变它,我们的世界影响力才真正的强大。所以你以为电影局在做什么?他们真的从这件事情让中国的电影未来十年二十年里面败给美国手下,它败给美国的话绝对不是像足球败给巴西一样,它如果败的话那就败的太多了,谢谢(本文由钛媒体记者贾茹根据陈洪伟在MIIC2015上的演讲整理)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