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IC2015】阿里王坚:互联网会成基础设施,智能硬件就是互联网硬件

钛媒体、商业价值联合主办的第五届“MIIC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如期举行。2015 MIIC大会主题是:新生代,万物生,以“新生”为豪;天地变,邀“新生”为宴。连续举办五届的MIIC在过去五年中见证了中国互联网业的高速成长和天翻地覆的变化,今年登上MIIC舞台分享的互联网大咖、新生代领袖都有谁?他们怎样成为中国未来商业最大的变数与变量?

钛媒体注:大家都在谈硅谷时代和智能硬件。王坚在商业价值和钛媒体主办的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MIIC2015)上表示,硅谷是时代的产物,但并不是产业模式,将来最重要的物质基础就是互联网。今天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都会变成互联网一部分,就像过去很多人想走出地球一样,走不出互联网,原因是它变成了基础设施。而且,在互联网变成基础设施以后,智能硬件严格意义上讲就是互联网硬件,所有制造业生产出来的东西都会连到互联网上。

以下为王坚演讲全文,经钛媒体编辑:

我演讲题目叫“新生代”,我从大会名字开始说,从“新生态”讲起,大会名字要改改,为什么?我一直对移动这两个词很敏感,六、七年前大家讲移动互联网,觉得是最新生代的,把我搞的很困惑,搞不清楚移动互联网是什么,自己想半天,觉得移动互联网不是互联网。最近两年,突然明白过来了,觉得移动互联网还是互联网,我想讲的本意是什么呢?“在互联网上创新”这句话,就跟说“在地球上创新”可能有同等的生命力,这是我自己的理解。在互联网上加一个定语,移动互联网等等,注定都是短命的,如果改成“互联网创新大会”,至少这个会可以办一百年。

我想引出互联网这件事情,在中国或者在世界各地,得到硅谷这件事情比较敏感,或者希望成为哪里哪里的硅谷,大数据概念来的时候,大家也会说数据谷,希望讲谷这个事,比如光纤技术,大家希望叫光谷,我一直对这个事情比较困惑,认真想一下,硅谷重要的东西是什么?硅谷重要的东西不是“谷”,硅谷重要的东西是“硅”,在那个时候,因为硅的出现,给了全世界一次巨大的创新机会,实际上谁能把“硅”变成创新的最基本的动力,你是有机会承认一个机会叫硅谷。

如果大家今天觉得“谷”是关键的话,其实就失去了一个时代,以为模式是重要的,其实模式是不重要的,而这个产业给你带来的物质基础是非常重要的。

今天相对于硅谷的时代,最重要的物质基础是什么?实际上是互联网,刚才主持人不经意地讲了一句话,她说互联网变成了基础设施,我想了十年才想明白互联网是基础设施。这句话想说明什么?想说明互联网远远超出可能今天大家想象的原来的网,变成了社会甚至变成地球本身的基础设施。

今天的变革是互联网带来的,如果今天互联网对产业的影响相当于30、40年以前“硅”的话,互联网是给了我们一次巨大的机会。站在我的角度看,六、七年以前云计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云计算背后的含义是让计算成为世界的能力,云计算本质东西是让计算成为世界的能力。

今天再看智能硬件是什么?智能这个词叫了很久,智能硬件的叫法也是很奇怪,实际上是“互联网硬件”,为什么我刚才讲“移动互联网”这个词要改改,讲移动互联网时候,其实都是指很特殊的硬件,今天手里不是有一个手机,而是有两个甚至三个手机,互联网变成基础设施以后,大家突然明白,过去叫互联网相对于传统互联网,只是把PC连接在一起,上面的内容是万维码,把手机连接在一起的时候,大家觉得是移动互联网,突然发现所有东西都可以用的时候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今天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都会变成互联网一部分,就像过去很多人想走出地球一样,走不出互联网,原因是它变成了基础设施。

我要讲的是两句话:第一,互联网变成基础设施以后,智能硬件严格意义上讲就是互联网硬件,所有制造业生产出来的东西都会连到互联网上。

云栖小镇要做什么事情呢?就是一个创业者可以用两个东西作为创业的最基础设施,就像30年前的硅谷一样。第一,互联网能成为创业的基础设施,最重要的环节是云计算,能够让所有东西在互联网上,阿里云天生有这样的条件做这件事情。不要把阿里云当作一家企业,而是要当作给中小企业做创新的一个平台。

阿里云上有一家企业过去也是做硬件的,他是做心电图机的公司,有了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突然发现心电图数据不需要存在机器上,可以直接送回到后台,这迈出了很大一步,没有互联网是做不到的,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事,因为计算变成世界能力之后,可以对传回来的数据进行处理,心脏有问题前的一、两个小时,其实你的身体是知道的,只是以前不知道而已,提前一、两个小时通知医生,告诉医生你的心脏会有问题。这样就从一家做设备的企业变成了救人命的企业,你可以想象它的价值有多大。这是互联网作为基础设施和计算能力所带来的价值。

过去跟郭台铭聊了很多事情,聊的过程中明白了一件事情,其实鸿海不只是一家生产硬件设备的公司,真正具有核心价值的是它的设计和制造能力。我说郭先生,为什么不把鸿海的设计、制造能力变成一个平台,然后向社会开放,让所有创新企业能够享受这样的能力?我觉得这是对社会非常大的贡献,郭先生觉得挺好,我们一起有了云的平台,同时,我们会有一个设计制造平台对中小企业开放。

可能大家今天没有理解设计和制造平台对创新的重要性,我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郭台铭先生有一天让我见了一个人,是河南一个农民,这个农民发明了一个老百姓天天要用的东西,就是做豆腐皮的机器。

郭台铭先生在中央电视台一个农民发明家的节目上看到了他做豆腐皮机器,做了2年没做好,郭先生觉得他的设计是对的,想法是对的,但是没有能力把硬件做对。然后把他叫到富士康,跟他说鸿海可以帮你做好这个东西。

什么意思?实际上是想说当你有一个很好的想法时候,你要做对事情,需要一个很大的平台来支撑。云栖小镇就有第二个非常重要的平台,就是当你有一个想法的时候,有一个平台能够支撑你,告诉你这个想法是可以实现的,这是我们在云栖小镇做的第二件事情。

今天讲智能硬件,没有人可以逃过最后的制造环节,大的公司在互联网时代一定会成为、也一定要成为中小公司创新的平台,不然没有生命力。我举一个例子,云栖小镇有一家企业做智能笔,小孩如果握笔的姿势不对,这个笔不会出墨水,这个想法很好,但是他做出来的笔大概有20克左右,小孩的手对重量极其敏感,但是一家创业企业要把重量搞下来,其实是一件非常非常难的事情,如果你干过这个行业,借助比如鸿海设计制造平台,把这笔从20克变成15克,这样的平台在今天创新时代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这样一个创新时代,云栖小镇在中国对世界的机会是什么?硅谷时代,很多要素在那里集结,有资金的要素,有硅的要素,以及美国工业基础。今天互联网变成基础设施以后,很多要素集中,使得创新有非常大的发展,我碰到很多有很好想法的人,因为有互联网,全世界的思想是同步的,已经没有人可以说我在世界一个角落发生的事情不让世界另外一个角落知道,这点上大家已经扯平了。

倒过来讲,因为互联网基础设施,中国变得比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被大家接受,前面梁捷提到余额宝,撇开所有创新的因素,有一件事情是功不可没的,就是中国老百姓对互联网的接受程度远远超过世界任何地方,互联网能在中国聚集的第一个因素,是中国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第二个因素,过去几年,制造业聚集在中国,有了互联网、云和制造业,使得我们有一次什么机会?想法在哪里,想法的实现也会在哪里。再说的具体一点,创新在哪里,制造就在哪里。

这个世界一定会变成这样,再也不可能是你的想法在美国但是制造在中国,这个世界也不再可能说一个软件的想法在西雅图它可以到印度外包,因为这两个东西在一起,使得我们有一次机会让大家真正体会到为什么硅谷是一个时代的产物,而不是一个模式的产业。有时候跟别人调侃,如果云栖小镇做的好,可以说明硅谷的时代过去了,小镇的时代会到来,这是我想表达的第一个意思。

第二,它不只是为使用中文的人或者中国做的,其实是为全世界做的。为什么这么讲呢?芬兰一个创业者大会,我去两年了,第一次去的时候芬兰总理和俄罗斯副总理都参加了,第二次去的时候已经换了总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汪洋副总理去的。那时我非常大的感触是在欧洲这样一个创新的地方他们有很多人才,但是他们缺少基础设施。去年我把他们叫到云栖小镇,其实想跟他们探讨,在今天创新需要非常大的基础设施来支持,这个基础设施就是我们想在云栖小镇打造的。

智能硬件时代已经不像过去的软件那样了,但是避免不了过去软件产业碰到的问题。过去软件产业碰到什么问题?软件能够写出来,但是永远没机会到达消费者手里,软件仍然还是代码,不能变成许可,不能像微软软件那样通过PC厂家到消费者手里。

今天智能硬件光有创新是不够的,如果不能到消费者手里,连消费者接受的机会都没有。所以,有了云栖小镇第三个平台,云制造,因为物理上比较近,也可以利用我们的电商平台。讲阿里巴巴,很多时候会讲电子商务,实际上阿里巴巴不是电子商务公司,而是电子商务平台公司。这是两句不同的话,电商平台是使得硬件创业者有更快的机会能够接触到消费者。再过十年,也许硅谷时代过去了,小镇时代会到来。

调侃一下,我说世界很大,不一定坐飞机跑到硅谷去看,世界很大,可以去云栖小镇看看。(本文由ITValue记者韩洋根据王坚在MIIC2015的演讲整理)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