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忆高考:当年高考犹如当今互联网,毕其功于一役,成王败寇,皆可树碑立传

 

高考,择其“考”字而为世人所不齿;大学,择其“大”字可传于世也。

悠悠数十载,高考之于大学生,犹如当今互联网,毕其功于一役,胜王败寇,皆可树碑立传。

“一人中榜,鸡犬升天”,不可谓之小;“高考如玉,白玉微瑕”也不可谓之大。过去大学生者,徒金玉其表,脆而不坚。当今大学生者,好比互联网+之水,滥觞于东方,百川赴海,更应当光复我个性,著尽我色彩也。

余常思“互联网思维”,无不心怀敬畏。每念于此,亦无不发汗湿襟也。东学小米,雷公美其名曰风口;西学乐视,亭之谓美的让人窒息。南学阿里,马踏西湖雷峰塔倒包邮声一片,北学百度,李大将军建百度大脑女粉丝万千。但凡大任在肩者,皆逼迫使然。于是乎发露,今人择其善者而从之,择其不善者而改之,是今人知也。但今人多失之,是可惜之至也。故大学者,大在学问,学问无巨细,一日一省。

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博大;沧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汪洋;互联网不分贵贱,方得始心。大学生须谨记之,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凡君子之行,不分敝户漏宇悉可处之;与其交者,无论布衣褞袍而皆等视之。入如秋菊,固守之当以不失矢志;出如良骏,竭力之当以奔赴千里。大学生可自成一家之言,大隐百家之中,举一反三,故大学者,大在襟怀也,切不可浮于人世也。

互联网如治大国,若烹小鲜,创业者无不闻鸡起舞,磨刀霍霍,但能讲演者多,能做事者少,能烧钱者多,能盈利者少,总结之有四:无门槛想立牌坊者,有门槛者想立牌坊者,无门槛不立牌坊者,有门槛不立牌坊者。其一,眼高手低,如蚍蜉撼树然;其二,操之过急,如揠苗助长然;其三,安于现状,如守株待兔然;其四,再接再厉,如韬光养晦然。九一金融有许氏,躬耕互联网,大学者,大在不忘初心也。

先有思维,后有互联网。互联网思维有九子,各不相同,名曰:用户、简约、极致、迭代、流量、社会化、大数据、跨界、平台。懂用户者,必懂参与感;懂简约者,必懂专注;懂极致者,必懂置之死地而后生;懂迭代者,必懂敏捷开发;懂流量者,必懂长尾;懂社会化者,必懂口碑;懂大数据者,必懂生态,懂跨界者,必懂优步;懂平台者,必懂开放。一日之冰,不可冻三尺;一日之功,滴水不可穿石。大学者,大在坚持也。

先有国,后有互联网。自今推及百年,国家危亡,千钧一发之间其势瞬时可崩,君子之所出焉;当今之世,百业勃兴,君子天马行空于当道其势如洪也,乃时命所向。当今互联网,乃国家战略也。有君子者晨兴理荒,带月而归者,谓之尽力也;而以笔为刀,入骨三分者,谓之尽心也。大学者,应担当此大义也。躬身社会之实践,共享普惠之荣光,领而独立,树社会之圭臬;振臂所指,皆社会之病处。所以大学者,至大在于责任也。

大学光阴,转瞬而过,四年之期,弹指而已。人生之期,百年而已。时之长也,若流水长逝而不反;时之短也,若烛火之明而短存。以一日短而百年长则年年漏有所失,众人之陋习;以颐年短而一日长则日日益有所进,君子之作为。如若千人共一面而始,千篇自一律以终,可乎? 运其命于手掌,博其学而日参乎省;坐其山峰而观云海,心逍遥于宇宙之外。故大学者,不惜死而惜时,互联网从业者尤甚。

吾知有鸟止于南方之阜,三年不翅,不飞不鸣,嘿然无声,此为何名?但亦知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苟利万民,则上下求索之;苟利社稷,必生死相以之。而人不若此鸟,则何其悲也,人何其可怜乎?如今互联网,多感慨悲歌之士也。雨入花心,自成甘苦;水入器内,各现方圆。躬行之而不倦,久持之而不悔,思进之而不退。如今回首,高考容易,大学不易,且考且珍惜。

文末,愿天下之高考者俱欢颜,天下之大学生者俱自勉之!余之高考已过八年之久,从事互联网亦四度春秋。大学写之,今又再改,酸甜苦辣,一言难尽。

洋洋千字文,而作醉翁之意也。

发表评论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