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竞十八年:在妖魔化中艰难成长,遇到“互联网+”终变现

近日,荷兰市场研究公司Newzoo发布了《2015年全球游戏市场报告》,报告指出,全球电竞爱好者人数与去年相比将增长37%,在亚太地区所有国家中,2015年中国电竞市场收入预计将收入3670万美元,首次超过韩国电竞市场收入2890万美元,中国将成为亚洲电竞新霸主。

从1998年到2015年中国电竞历经十八年的光阴,十八岁的中国电竞也远未成年,而超越韩国成为亚洲电竞霸主也只能算是一次成长。然而,在这十八年里,中国电竞却似一个被遗弃的孩子——在孤独、冷漠、狭缝中艰难生存。

中国电竞血泪史

2003年之前,受WCG、CPL和ESWC等国际赛事影响,国内电竞产业发展非常快,而且,当时韩国的电视台+电子竞技+Kespa(韩国职业电子竞技协会)模式将韩国电竞推向世界巅峰,其电子竞技商业化运作的非常成功。当然,这也影响到了国内电竞行业,借鉴韩国成熟的电竞模式成为中国电竞的最佳选择。

2003年11月18日,中国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局设立为中国第99个体育项目。这对于中国电竞史是最值得纪念的时刻,从此以后,中国电子竞技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登上舞台,借鉴韩国的成熟模式,电竞行业在短时间内呈现爆炸式发展。彼时,国内主流媒体对电子竞技极大支持,国内很多卫视都开设了游戏节目,比如旅游卫视的游戏东西,上海电视台的游点疯狂,西安电视台的游戏俱乐部,CCTV5的电子竞技世界,而且这些节目的收视率都名列前茅,可以说,中国电子竞技在那一刻有着无与伦比的资源和市场前景。

但是,红极一时的电竞行业转瞬即逝。2004年4月12日,广电总局发布了《关于禁止播出电脑网络游戏类节目的通知》,电竞节目全部被停播,这意味着从那一刻起,韩国电子竞技的那条路,在中国彻底堵死了。从此,电竞就像是一个被中国主流社会遗弃的孩子,在孤独、冷漠、狭缝中生存。

主流媒体的封杀对于电竞的打击是致命的,就像躯体被堵塞了喉咙,难以呼吸。渠道被扼杀,投资者蜂拥离去,使得原本火热的电子竞技市场骤然步入冰冷的冬天。而且,电子竞技依赖电子竞赛奖金的唯一的变现方式,使得其生存尤为脆弱,随之而来的是电竞俱乐部在生死线上的挣扎,电竞选手整体待遇水平大幅度降低。人才流失的使得中国电竞行业陷入难以自拔的泥潭,特别是在2008年,受金融危机的影响,电竞行业的一片萧条的惨淡景象几乎要把中国电竞推向死亡的深渊。

不得不说,社会的舆论的压力是造成电竞行业长期遭受压制的主要因素,思想保守的中国家长大多把电竞与网络游戏混为一谈,电子竞技被贴上“学坏”的标签,长期以来被妖魔化为“玩物丧志”而不被主流社会所认可。甚至很多人认为,电子游戏应该为社会的教育失败负责,电子竞技的选手不过都是一些不务正业的“坏学生”。更惨的是,曾经力捧电竞的主流媒体反而成了反对电子游戏的前沿阵地,在主流媒体的报道中,对电子游戏连篇累牍的批判不绝于耳,这对于电子竞技无疑是雪上加霜。

所幸的是,中国电子竞技爱好者和电竞人都没有放弃,他们一直在坚持和探索,探索一条属于中国电竞自己的路。俗话说,成功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上帝并没有抹杀中国电竞的希望,黑暗是暂时的,只要再坚持一下,也许光明就要到来。 “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给予电竞行业更多的变现方式,或许能助中国电竞步入又一个春天。

“互联网+”弥补电竞之殇

鲁迅先生曾说,“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中国电竞也曾是一片荒芜之地——无路可走,但如果有更多的先驱者,更多的人敢于探索,路还是有的。

第一条路:直播平台+电子竞技+赞助商

传统电视直播的方式遭受封杀,迫使电子竞技必须寻找新的变现方式,而此时互联网的发展正处在风口浪尖,电竞人开始考虑电子竞技与互联网的结合,所以,一种全新的变现模式随之诞生: 直播平台+电子竞技+赞助商。

这种模式是最早的一种电竞盈利模式,电竞爱好者只需要坐在电脑前就可观看世界级的比赛。举个例子,2005年和2006年的WCG世界总决赛,WE俱乐部的SKY李晓峰获得WCG两连冠,身披国旗站上领奖台,全世界的电竞爱好者都同步看到了。

其实,直播平台+电子竞技+赞助商的模式在形式上与传统媒体大同小异,只是把平台由电视直播嫁接到了电脑终端。但是,尽管互联网近年来发展迅速,网络观众的数量始终远不及传统媒体。究其缘由,一方面是因为相比传统电视传媒的终端基数,电脑的普及程度目前还远不能超越,特别是在一些相对落后的农村地区,电脑的普及非常局限;另一方面,国人已经形成看电视直播的习惯,而这种消费习惯根深蒂固,特别对于年龄偏大的人群,要让一些习惯在短时间内改变是非常艰难的事情。另外,互联网的传播一般是从点到面的方式,其传播范围大多时候也只是局限于电竞爱好者这一相对小众的人群,然而,传统媒体“硬性推送”式传播效果则立竿见影,传播速度快,涉及面广。

所以,这种模式的影响力相对有限,电子竞技在这种模式下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只能勉强维持生存。但是,有心栽花花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这种模式出人意料地将电竞主播推向了巅峰,电竞主播的收入惊人,比如,lol的小智1500万签约斗鱼,pdd 1000多万签约战旗,草莓也是千万级别。这里尚且不讨论电竞主播的行业的虚高与否,但不可否认电竞主播的捧红也反作用于电竞行业,提升了电竞行业的影响力。

第二条路:富二代模式

“富二代”在中国一直被贴上炫富“、”肤浅“、“玩物丧志“的标签,但是在电竞行业,不可否认,是一些热爱电子竞技的“富二代”伴随中国电竞走过了一段最困难的时期。

2008年依以来,受世界金融危机影响,电竞行业一片惨淡景象。赞助商离去,推广渠道太窄,变现模式基本没有的电子竞技又一次跌回了黑暗中,很多电竞组织被打散,很多电竞人被迫转行。但是一些热爱电竞的“富二代”不忍看到中国电竞的没落,纷纷收购或者入股电竞俱乐部,电竞行业所幸逃过一劫。举个例子。2011年8月2日,中国内地首富王健林之子王思聪强势杀入电竞界,出资收购了成立仅仅三个月的CCM电竞战队,并更名为Invictus Gaming(IG)俱乐部。

类似王思聪这样出于兴趣、愿意为电竞“一掷千金”的人不在少数。富二代们不计回报的投入,为电竞俱乐部和整个产业输入了新鲜血液。而且,王思聪的特殊背景,能吸引到国内媒体的关注,进而增加电子竞技的曝光率。但是,富二代不具底线的疯狂挖角,导致行业恶性竞争,俱乐部的运营成本大幅度增加,中小型俱乐部将会很难生存下去。

第三条路:直播平台 + 淘宝 + 电子竞技

这一模式在中国电竞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前文提到,缺乏变现方式一直是困扰中国电竞发展的核心要素,直播平台+电竞的内容+加上淘宝的变现终端可谓一个小的生态系统。

优酷的电竞直播平台是最为完善的,2010年12月8日,优酷上市,上市之前,就开始大力推游戏频道,特别是电子竞技,很多DOTA的退役选手和解说,开始在优酷上开自己的频道。与此同时,淘宝、京东等网购网站兴起,而这股热流也影响到了正在回暖的电竞行业。优酷、淘宝、电竞彼此互利共生,共同开启了一个泛电竞时代。这意味着,中国电子竞技,从此有自己的推广渠道,有了自己的产品、自己的变现方式,从这一刻起,即使没有赞助商,没有富二代,电子竞技也可以活下去。

就在今年的5月11日,全球顶级电竞赛事WCA联合淘宝游戏、优酷在广州宣布“WCAPLUS成长计划”。WCA新闻发言人茅侃侃表示,WCA希望联手淘宝、优酷等互联网流量大户,通过大数据分析,以线上线下的整合模式扩大电竞明星在大众层面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届时,电竞明星将会结束“散兵游勇”的状态。

回顾中国电竞所走的历程,曲折而艰难,从1998到2015历经了十八年的光阴,电竞人从未放弃,最终探索出一条属于中国电竞自己的路。然而,上帝并未忘记中国电竞人所做出的不懈努力,直播平台 + 淘宝 + 电子竞技模式的出现是送给电竞人最好的礼物,从此,电竞终于可以把命运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

当然,相比韩国的成熟电竞模式,这种模式还存在很多不稳定性,而这源于电竞环境的差异。国人对电竞偏激的观念未能彻底改变,教育的失败总是归咎于游戏,所以作为游戏相关产业的电子竞技也未能逃脱。而且,强大舆论的压力促使国家的电竞政策不敢放松,哪怕电竞确实能极大带动经济的发展。但是,无论如何直播平台 + 淘宝 + 电子竞技的模式是中国电竞目前最好模式,毕竟独立生存才是王道。

结语:

眼下,高考临近,教育又成为国人的热点话题,笔者以为,除了高考那条独木桥之外,我们给孩子的路太少了。这里尚且不去谈论电竞产业的利弊,对于那些真正喜欢电子竞技的人,我们需要改给他们搭建一个好的平台。我们这一代的人责任,是努力的探索和开拓新的路子,建立一个可以包容孕育新文化的世界,让我们的下一代敢想敢选能做,让那些健康向上的亚文化都有机会发芽生长。

发表评论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