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洋:有了资金,政府还需要这四个方面的改进,来鼓励创新

钛媒体注:今天上午9:00,由钛媒体联合《商业价值》举办的首届钛边缘夏季峰会在北京柏悦酒店准时拉开帷幕,明星嘉宾悉数到场。这次大会荣幸邀请到的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林毅夫老师,接受了钛媒体首席钛妹赵何娟的开场专访。(钛媒体前文:《T-EDGE领袖精彩对话开场|林毅夫老师致年轻人创业践言》)

除了林毅夫,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教授姚洋来到现场作了演讲,他认为中国还有世界未来5到10年,可能是一个新技术革命的开始,中国要搭上这趟列车,而且要成为火车头一部分。问题是中国的技术革命,能否像日本、韩国当年一样,在新的技术革命的浪潮中占领一席之地?

中国今天并不缺资金,如何把这些海量的资金用起来,这是问题也是机遇。“中国有资金,用这些资金能支持我们的技术创新。说到底创新还是一个资金,靠资金,没有资金不可能有创新。我们知道创新要花很多的钱,创新的失败概率是非常高的。”姚洋说。

有了资金中国还需要做什么?在姚洋看来,中国从大的方面来说,政府层面应该做4个方面的改进:

第一方面就是简政放权让市场更加开放门槛更低,让创新者不再证明“我是我”,这是美国做的非常好的地方我们要学习。

第二就是继续深化金融改革,这今年金融改革已经有了很好的效果,但是还不够,就是直接融资比较低,如果看一下大的数据整个经济负债率还在提高,因为我们还是银行主导的国家。

第三方面,我们要做是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创新是高度依赖于法制,没有法制不可能有长期的创新。我们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差,这方面我们应该大大的加强。

第四方面,和今天钛媒体的创新峰会是有关系的,中国应该改变移民政策,我们要成为中国公民,大概是世界上最困难的,我们每年发放的绿卡只有几百张,美国之所以保持创新领导力和它的包容性是非常有关系的,我们到硅谷看看有多少人是在美国出生的?大多数是移民的。

以下是姚洋的演讲全文:

我简单的介绍一下国发院的情况,国发院的前身是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是1994年林毅夫老师和几位老师一起创立的。国发院是集教学、科研、智库为一体的综合性研究机构,我们连续两年被评为中国智库的前5名,去年被评为高效的智库的第一名,我们培养了大量的本科生、研究生、博士生和大量的MBA的学员。

非常高兴参加这次钛媒体的夏季峰会,代表北大发展研究院对钛媒体提供的合作机会表示感谢。我讲一下我对中国创新的看法,经济学家其实对经济预测是非常不在行,如果预测都准确的话那就不会有金融危机,经济学比较在行什么?实际上是分析历史,顺便展望一下未来。

我想从分析国家成长的历史来看,到底中国在未来的5到10年还有没有高速增长的潜力?我们读报纸刊物,看到的消息基本上说中国未来5到10年的增长速度大幅度的下降。如果大家看过哈佛大学的前校长预测未来10年中国增长速度会跌到3%,而且全世界会进入到长期的停滞状态,这成为经济学界的主流判断。

我和林老师和主流经济学有不同的判断,我们认为中国的5到10年保持7%到8%的增长速度是有可能的。我们看看和中国相象的国家历史,日本在1970年达到目前的中国人均收入水平,日本在70年后20年间基本上成为了世界技术的领导者,80年代对美国构成了挑战

另外一个可比的例子是韩国,韩国如果不算亚洲金融危机它的增长速度可能更快一些远远超过7%,进入新世纪之后韩国成为全世界的技术领导者之一。这是我们可以借鉴的!

另外谈到全世界技术创新的格局,我也不认为全世界进入低增长的时期,美国的技术进步还是非常高。如果大家到硅谷,他们会告诉你我们的技术进步非常的快,对未来非常的有信心。这和我们的技术长周期有关系,美国在二战之后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二战结束的时候美国的GDP占世界的一半,新经济又让美国进入20年的增长期,现在是美国的一个调整期,预示着一场技术革命已经到来

问题是中国的技术革命,能否像日本、韩国当年一样,在新的技术革命的浪潮中占领一席之地?

今天我们来到这里开这样的创新大会表明中国极有可能做到这一点。我觉得中国今天在并不缺资金、比较优势是对的,但是我们要看到中国的资本不稀缺,中国M2是130万亿,这是财富。但是这些财富是名义财富,靠我们的积累攒下来的,如果不用的话它就是电子符号,但是这个电子符号是有用的。

如何把这些海量的资金用起来,这是我们问题也是我们的机遇。中国有资金,用这些资金能支持我们的技术创新。说到底创新还是一个资金,靠资金,没有资金不可能有创新。我们知道创新要花很多的钱,创新的失败概率是非常高的。

有了资金中国还需要做什么?中国从大的方面来说,政府层面应该做4个方面的改进:

第一方面就是简政放权让市场更加开放门槛更低,让创新者不再证明“我是我”,这是美国做的非常好的地方我们要学习。

第二就是继续深化金融改革,这今年金融改革已经有了很好的效果,但是还不够,就是直接融资比较低,如果看一下大的数据整个经济负债率还在提高,因为我们还是银行主导的国家。

负债率高主要是国有企业负债率高,我们要改变这种状态。我们看到股市大涨,昨天跌的很狠,但是势头已经起来了,只有沪深两市远远不够,北京有了新三板,如果我们把新三板做起来就有更多的企业创新更容易一些。

创新失败概率非常大,意味着投资者如果投中一个一定要高回报来弥补其他投资的损失,那么唯一能弥补损失的只有股市,把创新的利润让老百姓分享。这方面应该加大力度推进,这就是金融创新。

第三方面,我们要做是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创新是高度依赖于法制,没有法制不可能有长期的创新。我们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差,这方面我们应该大大的加强。

第四方面,和今天钛媒体的创新峰会是有关系的,中国应该改变移民政策,我们要成为中国公民,大概是世界上最困难的,我们每年发放的绿卡只有几百张,美国之所以保持创新领导力和它的包容性是非常有关系的,我们到硅谷看看有多少人是在美国出生的?大多数是移民的。

中国今天到了这样一个地步,比如说硅谷里面有那么多的华人,有一些有绿卡有一些人有美国籍,他回到中国有有障碍,我们能否对他们发放绿卡?还有一些外国的朋友到中国居住,每隔半年他必须出国重新办签证,这样的政策不可能鼓励创新。所以第四方面就是改变我们的移民政策。

时间关系,我就总结一下:中国还有世界未来5到10年可能是一个新的技术革命开始的时候,中国一定要搭上这趟列车,而且中国是火车头一部分。我希望中国未来10到20年和美国一样成为世界创新的一个中心,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