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银行人频频跳槽互联网金融,高薪期权背后暗藏风险

近日,原中国银联创新部高级主管嵇文俊离职加盟第三方支付公司“盒子支付”,并出任COO(首席运营官)一职。传统金融又一次遭遇人才流失。从2014年开始,随着银行高管限薪令的颁布,高管收入大幅缩水,同时存款流失也给普通银行员工增添了不少压力,因此不少银行员工纷纷选择离职。

从传统金融机构跳槽到互联网金融已经不是新鲜事,传统金融机构的人员带着资源和人脉奔向了更加高薪的互联网金融行业。但是纵观各大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挖角情形,还是让人为之一惊。

民营银行:银行高管、政府背景浓厚

从民营银行看,国内目前有四家正式对外营业的民营银行,分别是温州民商银行、深圳前海微众银行、天津金城银行和上海华瑞银行。据中申网不完全统计,截止至2015年5月28日,民营银行的在职高管中曾就职于传统金融机构的超过24位,其中包括侯念东、倪朝晖、施正会、程林光、江茜、顾敏、曹彤、黄黎明、万军、秦辉、梁瑶兰、王世俊、马智涛、郑新林、李南青、方震宇、高德高、吴小平、周智明、张明星、凌涛、朱韬、孙文英、许慧敏等。

四家民营银行的银行高管背景都有浓厚的银行和政府色彩。银行主要涉及揽储和风控成本,民营银行也不外如是。银监会将根据现行法律法规对参与试点确定四种经营模式:“小存小贷”(限定存款上限,设定财富下限);“大存小贷”(存款限定下限,贷款限定上限);“公存公贷”(只对法人不对个人);“特定区域存贷款”(限定业务和区域范围)。银行高管对银这些业务驾轻就熟,对相关的政策法规也了解透彻。这些都是民营银行在引进人才时候的考量。

民营银行如果没有传统银行的高管坐镇,成本只会比传统银行更加大。不过如何治理好民营银行的管理制度,提高银行运营效率、降低银行运营成本是高管们需要考虑的,毕竟来自不同银行,管理风格上回存在很大的偏差。

互联网金融企业:高管为高薪折腰

各路资本强势入局互联网金融,让行业薪资水涨船高。互联网金融企业的产品经理和运营经理年薪大约在30万左右;运营总监年薪大多在60多万左右;高级IT工程师的年薪可以达到百万元。互联网和金融的跨界融合,使得行业产生巨大的人才缺口,甚至于有些公司开出百万年薪招聘高管、千万年薪招聘CEO的需求。

在此情况下银监会官员、银行等传统金融高管都纷纷为互联网金融“折腰”了。其中耳熟能详的有杨晓军、俞胜法、胡滔、金麟、王贵亚、张诚、刘华年、李怡新等,主要分布在P2P和众筹领域。

互联网金融高速发展,未来如统计、金融、计算机、媒介等岗位的员工都有很大的跳槽空间,将持续处于抢手的状态。高薪和期权都是互联网金融企业挖人的大招,但是需要注意的是互联网金融正处于跑马圈地时期,监管意见未定且大部分企业未能大规模盈利,这种依靠烧风投的钱究竟能维持多久?

行业内部流动依然频繁

互联网金融行业内部跳槽、被挖或离职也是常见的事情。跳槽和被挖无非是因为高薪,离职则大多因为缺乏激励和发工作上的分歧。其中包括,趣分期前COO刘爽,人人贷高管“小马bank”前团队负责人张诚离职;人人聚财前品牌总监刘侠风,金海贷前董事长助理吴晖跳槽。可以说人才成为制约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明显短板。

行业人员的频繁跳槽会使得互联网金融行业变得更加不稳定。无论是高管的发展策略上的变动还是员工工作的调整,对于新兴行业,经常变动的必然会导致公司发展长时间处于徘徊阶段。

是否要掘金互联网金融,想必观望者和从业人士都有自己的答案。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