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别指责运营商收费贵了,即便免费,你也未必满意

据媒体报道说总理在秘鲁访问期间抽空上了下网,网络服务体验不错,网速很好。这则新闻着实又让5·17世界电信日前后网速资费下降是忽悠总理指责的运营商人又感慨不已。也有业内人士撰文说可能只有运营商退市才能平息这样一场风波了。风波因为“网费贵、网速慢”的评价是总理说的,所以,相关部门在执行的过程中不够给力,很容易被认为是在敷衍。

有些运营商相关的人士从专业角度分析,对用户而言其实是徒劳的,因为,这件事情的讨论已经超出了应有的理性范围。因此,只要还在收费,那指责就会继续,贪婪本性使然。那么,如果从现在开始,运营商提供免费服务,那是不是从此就太平了,真心觉得满意了呢?我看未必,恰恰相反,更多的不满仍然将不断出现。

一、电信服务全免费是否具备可持续性?

2014年三大运营商合计实现收入12504.7亿元,同比2013年的12555亿元下降0.4%。净利润1390.4亿元,同比2013年下降7%。净利润率为11.1%,相比其他几个垄断行业而言,净利润率比较低。总体上看,在提网速和降资费的基本背景下,2015年的财务营收预计较2014年会继续下降。从具体收入项来看,与互联网接入有关的总收入合计2013年不完全统计约为4800亿元,2014年为5000多亿元。由于资费下降(根据工信部的数据,2014年同比2011年移动数据流量资费下降达60%)带来的流量消耗增长,两项变动使得运营商的数据连接的收入总体上仍然有小幅增长。但以目前的资费下降幅度,继续增长乏力,而与之相伴的用户不满与日俱增。

出路似乎便是免费,这包括北京邮电大学教授等在内的相关人士,都陆续喊出了免费的口号。这意味着运营商总体上要减收5000亿元以上,如果还要考虑到为企业提供服务的因素,则因为免费减少的收入去到6000亿左右。这对政府意味着什么?退一步,把三大运营商2014年的所有利润都去掉,也是1390亿,再考虑大家所指责的运营商存在资源利用率低的问题,这部分去掉也在2000亿元左右。这些被认为是连接的交易成本,如果全部免费,那自然是藏富于民的举动。但是,这样的规模,政府能够承受多久?是否能够通过其他渠道把这块的运营成本覆盖掉?这是个问题。

二、免费服务的前提是网络能力极大丰富

特意百度了一下秘鲁的人口情况,大约3000万人口,与北京市的总人口数处于相同级别,为这样规模的人口提供网路服务和为分布的极为分散的14亿人口提供网络服务,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上的事情。按照国务院5月份常务会议上的部署,现有的城市宽带服务提升一倍以及农村宽带网络基础设施完善的投入超1万亿元,这1万亿元的资金投入从何而来,如果提供免费服务,谁来承担?此外,这1万多亿砸进去,网络的改善程度到底有多大,还是一个技术问题。这样的投资规模下去,是否能够达到网络能力大大提升的目标?

而如果按照免费的主张,免费服务即意味着同时在网连接的用户规模大大增加。网络是否能够无畅通保障连接,还是造成网络的极大拥堵,我看拥堵是必然的,就像高速公路重大节假日免费的拥堵一样。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免费即意味着用户要在连接速度和效率上做出牺牲。这样的免费,将是牺牲集体的效率来获得相对低质量的通讯服务。因此,免费服务不能离开网络的容量来讨论。因此,在保证普及通信服务的基础上,通过价格机制来调节对网络的需求是必要的手段。

三、引入民资问题是否得到解决?

在谈论电信服务的时候,垄断是对三大运营商指责的时候用的最多的词语。因此,开放基础电信服务业,让更多的民营资本参与进来也成为不少人的主张。但是,民营资本不是活雷锋,他们对利润的追求是更高的。不过是在具体做法说,可能比运营商更高明,高明的背后是具有更灵活的体制机制。如同现在的各类免费的互联网应用服务一样,让你在享受免费的同时,一定是付出了其他的代价的。

因此,即便是民资参与基础电信服务,但相关问题并不能得到有效解决。我们虚拟运营商就知道,原本认为虚拟运营商将会充分结合自身的业务优势和行业免费模式的做法,尤其是一些本身就是互联网背景的虚拟运营商,从而在移动转售业务上提供更加创新的服务,但事实上我们发现,在利润预期不确定的情况下,总体上确实缺乏作为。后续民营资本进入基础电信服务领域,也将面临同样的问题。当然,引入竞争会提升服务的效益这是可以预见的,但是用户是否就因此得到性价比更好的服务,这还值得商榷。

四、后向经营模式是免费服务的主要替代形式,运营商模式创新力度要加强

对于运营商而言,面临指责虽然有各种委屈,但是不论如何,从职业角度看,端的是这碗饭,事情还得照旧努力干。在既要降低资费还要营收指标不调降的不可完成任务下,如何找到出路。个人认为,还是要坚定不移的走流量后向经营的业务创新道路,流量后向经营是经营用户的举措。因此,后向经营的流量资源保障、政策支持力度、技术能力等方面都要加强。具体做法上,可以把前向模式下下调资费的资源调整用于后向模式上,这样一方面能确保流量价格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另一方面又能够把纯粹降价的方式新增消耗的流量通过后向方式回馈给用户。

尽管各家运营商流量后向经营创新团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但在流量关键资源的保障上,似乎无法绕过掌握流量资源配置决定权和技术实现的关键部门的障碍。从实践上看,中国电信综合平台打造的流量800、流量宝产品,以及中国联通的流量银行等产品,除了存在用户体验上的流程复杂、成功率偏低等问题之外,给到的流量资源小,用户不爽的感知是最大的问题。这其实都是后向流量资源配置不够导致的,因此实际的效果就如同这次三大运营商的降价方案一样,做了反而比不做受到的指责更大。这是流量后向经营模式能否快速发展用户的关键,千万不能忽悠用户。

再回到免费服务这个问题上,按照2014年三大运营商的利润和收入数据,以及移动用户规模总数(工信部数据为12.93亿)来计算,2014年整个行业利润为0,则向每用户每月返还约8.96元(1390.4/12.93)。2014年全行业收入不要,则向每用户每月返还约80.59元(12504.7/12.93)。我们很多用户,尤其是消费低于这个平均线的用户,还在为这样的消费而不断跟运营商较劲,是否值得,各看各的的吧。但是,即便把这样的利益给回了用户,用户也可以随心所欲的连接网络了,那是不是真得就赚到了?

未必,君不见越来越多的人因为手机重度依赖等问题,造成了身体上的健康问题以及家庭等方面的矛盾。所以说,我们心理上的贪婪和生理上实际的需要,这中间是有个平衡的。哪天真的给你免费提供网络了,还得悠着点办。

因此,免费模式固然好,但五到十年内能够实现都是不容易的,但资费越来越低,速度越来越快是大势所趋,这个过程中,运营商顺势而为,加大创新力度,也还是大有可为的。不管是收费还是免费,未来移动互联网时代更多的连接都依赖管道,管道的作用是加强了。当然,也许电信服务免费会首先在局部乃至全面出现,但是,这样,满意问题就彻底解决了吗?我很怀疑。

【钛媒体作者介绍:笨手蛇,微信公众号:benshoushe】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