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体革命(二):如何一云多媒

钛媒体注:钛媒体作者仇勇在他的新书《新媒体革命——在线时代的媒体、公关与传播》中,探讨了在这个全新重启的在线时代里,媒体、公关、传播的困境和出路。本书将在钛媒体连载(连载地址:http://www.tmtpost.com/user/251544)。

在上篇文章中,仇勇告诉我们“内容和载体是可分离的”,意识到这一点能够最终实现“一云多媒”。在下面这篇文章,作者将告诉我们如何实现“一云多媒”:

让我们重新审视古典媒体和在线媒体之间的逻辑关系。

 

一、内容是“云”,纸质出版物、电台、电视台只是端口之一

曾经有一位国内主流财经媒体的新媒体负责人问我哪家传统媒体的新媒体做得好,以便借鉴学习。我说,你的问题问错了,你应该问传统媒体做在线媒体有戏吗?

我的答案是:没戏。即使是短期见到效果的如《金融时报》《纽约时报》也没戏,因为我没有看到整个媒体因为互联网浪潮进行重组和重生。难度在于,“编辑部的结构就像军队,要想做出改变就会踩到别人的脚。”一位业内人士形象地说。

将在线媒体视为传统编辑部的延伸,甚至是将之视为独立的编辑部和运营实体都不够,彻底的革命是,媒体内的每一位雇员都必须明白,在线媒体才是未来,必须全面转向和全情投入。古典媒体的记者们在在线时代已经越来越习惯每日或者每时生产了,但过去的作业模式只是把其生产力的1/10释放到纸媒上。而且因为时效性的原因,这些内容生产出来即成为“库存”,即成为信息垃圾——而媒体却还在按此支付稿费。

一云多媒,关键在于云量的内容汇聚,和媒体端口的产品化能力。

如果你有云量的内容产出,你还会担心你的纸质出版物缺少值得付印的新闻吗?正如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在改造《新共和》 (New Republic)杂志时倡导的理念。这位Facebook 的联合创始人在2012 年 3 月收购这家已有百年历史的老牌媒体时,《新共和》杂志正处在死亡的边缘——不少编辑记者离职,发行量已经连续多年负增长。

一年之后,休斯给这本杂志的读者们发了一封公开信:网站的流量再次打破纪录,而且纸质版半月刊的发行量也已经恢复到了 5 万份的水平。还不止如此,在过去一年当中,《新共和》的员工数增长了一倍,在纽约开设了新的办公室,还重新设计了纸质版杂志、iPad 应用和杂志网站。

翻新一年,休斯总结的经验是:用新媒体手法重新包装和设计纸质杂志,纸质杂志最终就像一个内容“简化”的线上版本,有着更有数字时代交互感的排版和封面。

 

二、新闻成为“阅后即焚”的产品

读者的关注焦点转换正在变快,一般性的资讯——也就是报道“发生了什么”的产品将没有价值,读者可以从微博、微信、APP、网站等渠道获得。而且,这类内容(比如昨晚比赛的结果、股票涨跌等)都将有一天会交给机器去生产。但这并不意味着媒体机构无事可做,相反地,应该投入更多精力到那些值得花大成本、大力气去制作的深度报道——在人人皆是记者的时代,还会有相当多的单凭单一个人无法完成的题材需要媒体发挥机构的力量去提供。

 

三、报纸会变薄,而杂志可能会变得更厚

借用《纽约时报》百年以来不变的Slogan:“刊登值得付印的新闻(All The News That’s Fit To Print)”,现在是时候重新思考,哪些内容才是真正值得“付印”的。

未来的报社可能与通讯社的模样越来越混同。每天、每时的新闻如果已经实时通过在线媒体端发表,那么,线上新闻的简化版——纸质报纸到底应该挑选哪些内容以付梓?回答这一问题,有点像是去寻找如下答案:在照相技术发明后,为什么绘画艺术还会存在?作为一种内容的载体,纸张肯定有我们还想象不出的相较于屏幕的某种优势,其阅读体验是无法完整迁移到屏幕上的。

“杂志”,就其Magazine的意思而言,这个名称今后可能更适合于网络上的聚合类新闻产品,概览世界的功用已不需要纸质杂志来提供。反而是越细分、越专业的特辑(Issue)——像手册、大全、专题一样的杂志才有市场,一如旅游类、地产类杂志经常做的那样。

Magazine的特色会削减,而Issue的型态将成为主流。后者则与图书的边界越来越模糊,比如现在流行的中间型态:MOOK书。这带来的一种可能是,今后杂志将不必按期号、出版日期来标识自己——那会让读者觉得你提供的内容已经“过时”了,而是以特辑主题标识。一个例子是《中国国家地理》:2012年10月,该刊制作了一期“内蒙古特辑”,按照以往逻辑,销售“过刊”的命运通常只是打折处理,但后来把期号隐去只显示“内蒙古特辑”后,这期杂志突然大卖,至今仍在京东网上以“单行本”的方式进行销售。再比如“知日”系列,如果依杂志的方式标注上出版期号,读者马上会觉得它有了过气的感觉。

如果是这样,杂志可以变厚。对读者来说,越厚越好。其话题和领域越细分,其“百科全书”般的效用就越有吸引力。

以上所言,同样适用于新创的在线媒体。没有先天的纸媒情结,但不妨碍有一天你的云量内容足够多和精致时,为特定用户专门出版一份纸质出版物。
预告:在仇勇看来,旧有版权保护协议已经极大地阻碍了真正的新媒体的崛起。在下一篇文章,他将分享如果放弃版权,欢迎任意机构或个人复制、传播自己的内容,你的商业模式将如何能建构于其上。

《新媒体革命——在线时代的媒体、公关与传播》

【本文节选自作者正在众筹出版的新书《新媒体革命——在线时代的媒体、公关与传播》,经作者授权,在钛媒体进行连载。点击这里直达众筹支持页面:参与众筹。作者微信公众号仇勇(qiuyong201503)】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