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线城市创业,可以一样性感

钛媒体注:中国的创业氛围空前的繁荣,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自主创业。至于留在一线城市还是回家乡?大多数创业者,创业的念头召唤他们留在或流向一线城市,吸收这城市的养分,继续他们的梦想;也有一群人,在自己的家乡或是其他城市,在资源有限的环境中寻求机会,同样也在追求他们的价值。

日前,钛媒体编辑王玄在她的家乡南昌走访了几位互联网创业者,把下面的这些故事记录下来。以管窥豹,无法看清整个形势;仅抛砖引玉,和大家一起讨论时下的创业风潮与城市选择的议题:

有时候我们只看到一线城市的资源,却忽略了其他城市的优势。不是所有创业者都有在一线城市试错的资本和机会,选择适合自己、匹配自己项目的地方去创业也不失为明智的选择。以下就是钛媒体编辑走访的这三位南昌创业者的故事:

阳明弓道:针对年轻人普及射艺文化

几个男生拿好弓箭,双手由下至上举过头顶,瞄准前方的靶心后双手慢慢落下,至视线平行处,右手拉弓,嗖,箭放了出去。几个女生在试穿汉服,拍照留念。还有两位“侠客”盘腿坐于案几两旁的蒲团上,喝茶论箭,交谈甚欢。

这不是电视剧里的画面,是“阳明弓道”弓道馆的场地。阳明弓道的三位创始人是射箭爱好者,经常会在湖边、林中搭好靶子,自己射箭。创始人之一的罗成介绍说,“开始是出于爱好,但后来和他们一起来射箭的伙伴越来越多,我就想不如开一家弓道馆,给喜欢射箭的人提供一个场地,也吸引更多好奇者。”

经过几个月的筹备,他们在一家中学附近的商场租了一片区域,前期投入十几万,于4月刚开始试运营这家弓道馆。至于商业模式,罗成目前有以下几个想法:

  1. 实行体验制和会员制,按小时收费或办会员卡,可以来弓道馆射箭,他们3个也负责教授;穿汉服、拍照,汉服由他们自己制作;吃灯芯糕、喝茶,弹古琴、投壶;
  2. 电商方向,出售汉服、糕点、茶叶等周边;这将成为主要盈利渠道;
  3. 培训方向,聘请教练培训弓箭技巧,让成员能在比赛中获胜。

目前后两个方向还未落实,不过射箭这项运动本身在试运营期间已攒了不少人气。为了防止人们单纯为了拍照或猎奇心理只来一次就不再来这种情况的出现,罗成在弓道馆的文化氛围方面煞费苦心,一方面装修尽量还原古代,一方面他们会有文化、礼仪的讲解,希望人们能真正喜欢上中国的射艺文化,也因为能为文化传播做一份贡献而满足。

同时,阳明弓道也在和旅游机构谈合作,借助江西红色旅游优势,宣传弓道文化,在景点设立弓道项目。

“方盒子”蛋糕:通过线下社群吸引粉丝

 欧洲蛋糕多为方形,没有美国蛋糕甜,不如日本蛋糕花哨,是“方盒子”蛋糕阚超喜欢的,故取此名。

4位创始人中3位来自烘焙行业,1位做互联网运营。前期投入400万,有一处“体验店”,一处蛋糕工厂,一天可做几百个蛋糕。微信营销、网络支付,有自己的配送团队。准备半年,去年年底上线,现在微信公众号有6000粉丝。

微信主要起聚集粉丝的作用,每隔一段时间在公众号上发布活动公告,活动通常在方盒子位于699创业工场的体验店举办,可能是小型音乐会,可能是艺术照活动,或是蛋糕试吃,大部分都免费。阚超表示,由于活动免费,参加人数很多,希望能建立一个线下的俱乐部,把从爱好蛋糕到爱好交友的伙伴都聚集起来。

而目前最大的困难不在于培养人们在线购买蛋糕的习惯,而在于培养人们在除生日以外的日子里吃蛋糕的习惯。

“卖菜郎”:扎根本地、上门送菜O2O

2012年时,“卖菜郎”聂永昭发现合肥当地的服务资讯网站做得很好,而南昌没有,就做了一家南昌的资讯网站。但注册会员很少,而后开始进军本地电商,什么都卖,但人们依然只去淘宝。最后才开始做有机蔬菜,现在有自己的蔬菜生产基地、合作基地,物流方面和EMS合作。

模式主要采用会员制,目标人群为较为忙碌、家周边菜场超市不多的上班族,年费从500至5万元不等,每周一直两次送新鲜蔬菜至会员家。蔬菜最初由客户自己挑选,之后大部分客户渐渐习惯让“卖菜郎”配好蔬菜。3年来,团队从3人发展至50人,付费会员4500人,计划今年内实现盈利。

以后会开展的其他服务还有:搭配好半处理的蔬菜和调料,让客户可直接烹饪;搭配营养师,为孕妇、老人等特殊人群制定菜谱等。

尽管走访的创业者有限,但这几个相对创新的创业模式让钛媒体编辑仍很有启发。与此同时,也不难看出在二线城市创业的两个局限:

1. 政府对互联网创业的扶持刚起步

近年来,政府对互联网创业的扶持力度正在加大。玩聚虎是这些创业者中较为一帆风顺的一个。在北京一家公司做了几年品牌营销后,2008年回到南昌,从卖玩具开始,后来开了一家桌游吧,是全国最早开桌游店的一批人。投入5万,半年内收回成本。2013年开了一家咖啡店,现在准备在咖啡店中分出一块做孵化器。

“今年7月份,我们将把现在这家咖啡馆中的一部分划分出来做孵化器,已经确定几个入驻团队。很多人创业你问他们想做什么,他们就说我想开个书店、花店、咖啡店,真正有好想法的人不多。政府对创业的支持、孵化器也都相对较少。”玩聚虎对钛媒体编辑说。

据科技部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3月,目前全国的科技企业孵化器超过1600家,大学科技园115家,在孵的企业8万多家,就业人数170多万。而截至2014年12月,江西省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只有8家。根据南昌市的“孵化岛”计划,今年起每年选100家小微初创型企业进入孵化岛,进行培训、交流。进入“孵化岛”的企业只要达到扶持标准就可优先获得5万元至20万元不等的资金扶持。

其中较为完善的先锋咖啡创业平台在去年10月刚刚启动,目前聚集了青年创业团队30个、创业企业28家,签约天使投资机构12家,有近150个创业项目与风险资本进行对接,其中4个项目获千万级资本支持,2个项目获百万级资本支持。

政府对创业的扶持力度正在加大,但仍缺乏资金支持和优秀的导师。对于政府本身,也有较多官员在技术和思维上对互联网了解甚少,而相较于一线城市,地方政府拥有庞大的资源支配能力,政府对创业的支持就显得更为重要。

2. 人才缺口造成创新的短板

2013年罗辑思维开始火了之后,在南昌有很多对互联网有兴趣的创业者成为这档节目的会员,会员之间有了线下交流的机会,讨论互联网创业。但由于缺乏资金和人才,互联网创业略显尴尬,大多只是给传统行业换个马甲。

“有些维度不是阅读一些碎片化的文章决定的,也不是你订阅了逻辑思维,看了知乎就可以塑造的。”一位南昌创业者这样说。

很多当地的创业只是运用互联网去对各传统行业进行简单相加,O2O火了以后,一大群人追着要做上门服务,洗车、保洁等垂直领域的上门服务开始火爆,但没钱可烧的创业企业根本拼不过大平台,颠覆不了用户使用平台的习惯,即使如此,还是会有人跟风。阳明弓道的罗成说,在和当地创业者交流的过程中,他发现很多人都在做O2O,项目太多,他觉得自己无法分一瓢羮,不如从弓道这一小众领域切入,培养大众兴趣。

缺乏创新项目、高端技术,凸显出人才匮乏的窘相。

有些在一线城市打拼过的人回到家乡后,能结合当地自由,引入较好的模式。但真正的创新,是一种差异化竞争的手段,最后落实到价值上,而由于人才瓶颈,目前真正有价值的创新还较少。高校是培养人才的摇篮,而国内的高校大多集中于一线城市,人才都流向了资源集中的一线城市——在分析城市差距时,最终还是什么都要归根于教育上。

有人如此评价,三四线城市能不能长出企业,实际上决定了中国未来30年的命运。经济转型期,要想成功必然要把经济的活力往下延伸。也许未来会有更多人才会回到三四线城市,寻找蓝海。

每一位创业者都很认真地向我讲述他们的项目,足见他们对家乡这一份事业的热情。无论在哪,无论选择做什么,他们都在从事、或正在寻找愿意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有人嘴上满是自嘲,心里却略有自豪;有人练就吹牛本事,心里却隐隐不安。而只要一直在努力的,就是值得尊敬的。

不饱食以终日,不弃功于寸阴(葛洪 抱朴子·爵学)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