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能写电影】互联网的“完美人生”

完美

人人都能写电影”(微信号:AV_Bar)是钛媒体旗下与华谊战略合作的“电影互联化”新型产品新玩法。

 

第一次意识到事情发生了变化的时候,我还没觉得这是很大的一件事。大概是一个周日,自然醒了之后,正琢磨着今天出门化什么妆、穿什么衣服,甚至连什么时候讲哪个笑话、什么时候该抛个媚眼都开始谋划,手机“叮”地跳出了一条提醒。懒洋洋手一挥,信息就投影到了虚拟屏上:“亲爱的泉四,今天重度雾霾,尽量不要佩戴隐形眼镜哦,注意用眼卫生,保护双眼健康。”

 

那时候我还嘀咕了两句,服务不错啊,还知道提醒我这个。

 

后来,慢慢察觉到事情不对的时候,回想起这个普通周日的一条平常提醒,我才明白,原来从那时候开始,这个世界就变了。

 

后来的变化来得集中而汹涌,就像是雨季开始的某个下午,终于到来的瓢泼大雨。这场雨结束了之后,并没有就此云开雾散太阳出山,而是接连引发了持续的再也不会消弭的大风、各个时刻都会落下来的雨滴。空气湿润,河水上涨,浪潮持续拍打水岸。在我排队买咖啡的时候,刷卡提醒会突然说,“这周您已经喝了7杯咖啡了,根据上个季度的体检情况,建议接下来三周减少2/3的咖啡摄入量;同时,您在小希家定制的每季礼服,就可以再减一个尺码。如果确认,点击【确认】按钮,将马上更新您在小希家的订单。”我看着这条提醒瞠目结舌了半天,反复读了三遍,大拇指悬在【确认】两个字上面,迟疑了两分钟才终于按下去。

 

随后,比如在我查阅日程安排,准备三天后的一个event时,系统会提醒我上个月定制的礼服就要到了,恰巧可以在这个event上穿,礼服与event的主题格调都很搭,而且不会与其他参会女士撞衫;同时,就把我三天里的食谱调整到了清肠状态,因为浴室的自动体检机制发现我重了两斤,为了更好地穿礼服,要稍微再清理一点点身体垃圾。我知道这些信息非常体贴,帮助我整合了所有零散琐碎的信息,很好地节省了我的大脑的运转,简直比我自己还懂自己!可是我又非常不舒服:这些信息都分别存储在不同的体系里,是我自己最隐秘的生活的各种细节,到底是如何把这些信息攒在了一起?我不知道别人会是什么反应,可能是顺其自然地接受了,甚至可能甘之如饴;可是我非常不舒服,觉得很没安全感,就像,就像赤身裸体地站在大街上一样。

 

然后我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就非常兴奋地说:“科技真是发达呀,傍晚手机突然提醒我该去跳广场舞了,前一天学的新舞步还投影出来领我复习了一遍。我一看录像里的所有人啊,还真属我跳得挺好的,但是有一个动作我做得不对,需要纠正一下。今天跳舞回来,和你陈姨多聊了一会天,电视剧就少看一会,结果电视就自动给我看回放了。你说,现在的科技怎么就这么知冷暖呢。简直你这个闺女贴心多了。”

 

放下电话,我忧心忡忡:人显然已经没有隐私可言了。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以此为害的,被摄像头擅自录下舞步,我妈还觉得挺开心。我当然明白,对于大公司来说,小屁民们的隐私除了对他们的变现有帮助,隐私本身是没有什么可值得贩卖或者泄露的;出于品牌公关角度考虑,这些大老板们也不敢泄露用户隐私。可是,如果有别有用心又有技术的人出现,黑客一下,普通民众该如何保护自己?

 

因为自己也是互联网技术从业者,我有意识观察了一下这些信息整合是如何实现的。因为所有的信息和数据,其实本来是不同行业公司各自持有的:快递公司,银行,饭店,酒店,小区生活服务,等等。观察了一段时间,我发现了【完美人生有限公司】这个落款。去网上人肉了一下,结合行业内听到的消息,我大概了解到,这家新成立的后起之秀,因为有超级强有力的技术整合能力和商业合作能力,从而成功地搜罗了各行各业不同的用户数据。而由于大多数普通用户,即使在不同网站平台,也基本会使用通用现成账号体系或完全相同的账号密码,使得完美人生在高超技术指导下,实现了不同数据的分类和整合。于是,地狗网站上redbird的购物信息,方通快递公司yellowbird的手机号和地址,BB上的鸟鸟的聊天记录,曲华电视有限公司的红鸟的节目订阅信息,IP为XX.OO的手机在千度上的搜索记录,以及其他等等,都汇聚到我一个人身上。泉四的生活就这样被完美人生勾勒了出来。而完美人生利用这些,帮助提供数据的公司更好地分析我的习惯,更主动地实现了我对其业务的变现。看似好像让我生活得更好,其实是把我变成了一个傀儡。

 

对于完美公司在做的事情,普通民众也基本分为了两派。一派是和我一个类型的,由社会学者、法学者为代表的支持隐私维护的人群,非常反对完美人生的做法,认为将用户隐私妥协给商业利益简直就是新一代的法西斯;另一派,则比较温和,认为人类要往前走,只要这些信息不被用于犯罪,而用于改善用户体验,就没有什么不可以。他们说,你都联网了,就要准备好信息被知晓被利用,怎么能又享受网络便利又仍然生活在信息孤岛里呢?

 

社会上,严格说是网络上,就爆发了非常激烈的论辩。那时候好多个电视台出于关注热点的投机主义心理,甚至临时专门开辟了有关这个论战的电视节目,不停让两个阵营的人在上面发表观点和言论。在日复一日的观点重复但也逐渐升温的争论中,反对派开始占据优势,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叫郑麦郎的人的出现。他引经据典,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具有前瞻性,又很有雄辩精神,需要激昂了有激情,需要神伤了有眼泪,同时无比真诚,感化了很多温和派民众加入反对派阵营。眼看着反对派日益占据话语权,我不由得开始兴奋,与其他的反对派们一起,拥护着领袖郑麦郎,期待着在民众呼吁下的政府立法的到来。

 

大概半个月之后,郑麦郎在一起车祸中丧命。政府立案调查,结论是,郑麦郎自己在酒吧喝多了酒,精神迷幻,撞向了一处网络发射站,车毁人亡。没有证据证明这是一次谋杀,他的立场与这次车祸之间无必然因果关系,只是一次意外。

 

反对派自此再无第二个郑麦郎。

 

想想也是,全世界的互联网公司都联合了起来,人民不仅会更好地被服务,还能更好地被监管。我们既离不开网络,又有何资格和能力招架。

 

完美人生,一声叹息。(本故事首发钛媒体

 

 

(关注更多钛媒体作者观点,参与钛媒体微信互动(微信搜索“钛媒体”或“taimeiti”))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