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是蚂蚁和企鹅,个人征信开放对行业影响有多大?

在李克强总理视察完前海微众银行之后,亲自见证了微众银行首笔贷款的发放。总理嘉许说,你们是第一个吃螃蟹的,政府要创造天剑,给你们一个便利的环境,温暖的春天。

总理话音刚落地,对民营经济来说,又一股春风吹过来。1月5日下午,人民银行印发《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要求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腾讯征信有限公司等八家机构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准备时间为六个月。(详见钛媒体作者文章《解读央行将发放的八张个人征信牌照:BAT中二马各占一席,唯百度缺席》)

超先声在2014年10月就预测,阿里小微金服改名蚂蚁金服后,将会推出名为“芝麻信用”的个人征信业务,三个月后,芝麻信用终于跃出水面,个人征信业务也被监管层放行,普惠金融之后,大众征信也被提上日程。

为什么要放开个人征信?因为中国个人征信业务非常初级,发展缓慢,很多人得不到信用服务。

首先,目前我国个人征信系统比较混乱,存在个人征信重复建设的问题。人民银行征信中心是全国个人征信的主干数据库,其他部委和地方政府也有自己的信用数据库,这些数据库各自保密,主干数据库跟其他数据库不能互相流动,降低了征信数据的使用效率,提高了信用数据的采集成本。

其次,从事信用服务的机构水平不足,数量很少,基本业务都难以提供,多维度个人信用评分制度更是难觅。

1970年代,美国拥有两三千家针对个人的征信机构,即便现在仍有300多家,目前三大家已经掌握了美国8成消费者的数据,更重要的是,FICO公司根据三大征信机构的数据,给出了一套评分体系,被美国社会所普遍接受。

开放征信市场,引入竞争,提高个人征信服务水平是当务之急,央行在2013年先后下发《征信业管理条例》和《征信机构管理办法》,为开放征信市场做好了立法准备,2015年开年对征信市场“先试先行”。

根据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的研究,中国信用市场至少千亿规模,开放个人征信服务市场,既能提高信用服务水平,又能促进经济发展,这符合本届政府向改革要红利的思路。

腾讯财经在报道中指出,央行首发8张征信牌照。但央行的表述中,并没有出现“牌照”一词,而是说“做好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

“牌照”意味着需要政府许可和审批,审批制是计划经济的特色之一。简政放权、减少审批是本届政府着力点,李克强强调让不必要的审批成为历史。在2013年两会,李克强承诺5年内将1700多项审批砍掉三分之一,目前已经下放和取消的有600多项。

一直以来央行引领部委之先,前后发放了五批第三方支付牌照共计269张,几乎有心思拿的企业都能拿到,审批宽松。本届政府履新后,不管是民营银行还是个人征信,都没有传统的牌照形式,而是“先行先试”,从审批制逐步过渡到备案制,最后做到没有问题的都会发,而不是像某些审批委员会一样,掌握巨大权力造成很大腐败。

另外一个背景是,2014年6月14日,国务院印发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10年)》,根据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建立健全社会征信体系”等精神,加快政务、商务、社会和司法等信用体系建设。

虽然未来可能开放给所有公司,但这个“先行先试”,为什么同时给了蚂蚁金服和腾讯两家,而且当成典型?

因为蚂蚁和腾讯手里有政府想要的牌。

一个丰富的个人征信信息,主要包括四大部分。

1、用户的基本信息,姓名、出生地、职业、收入、学历以及住址等。

2、金融和借贷信息,包括助学贷款、车贷、房贷以及信用卡还款记录等。

3、消费信息,包括商场和网络的消费信息,频次档次都是怎样。

4、社会公共信息,是否有法院判决、是否偷税漏税,是否有公交地铁逃票记录等。

这些信息大多来自传统机构,有银行、广电、电信等企业,也有法院、工商和税务等政府部门,但蚂蚁和腾讯掌握的互联网数据,涉及范围更广,种类更多。

首先征信市场要放开,其次征信体系要与时俱进,随着互联网越来越深入到生活,互联网数据在征信体系的权重要增大。前者已经在美国和欧洲得到验证,但后者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新课题,互联网发展给个人征信带来跳跃式发展,美国的今天不一定是中国的明天,中国的明天很有可能是美国的后天。中国正在经历个人征信市场放开和传统征信体系重建的双重挑战。

放开征信市场是大势所趋,但怎样建立互联网时代的征信体系,央行希望拥有最多互联网数据的蚂蚁和腾讯“先行先试”,趟出一条路子来。

蚂蚁金服拥有3亿实名用户,都是拥有真实身份证信息,涵盖的消费场景有支付、投资、消费、生活、公益、购买火车票飞机票等,产生PB级别的数据,如果对这些数据用云计算处理,会得出用户画像,以及资金往来关系等。同样,腾讯拥有最多的社交用户,包涵最复杂的人际关系,对话关系,这些公司对数据的处理,都会变成未来互联网征信的宝贵经验。

超先声认为,当务之急,是各征信机构之间信息流通互换渠道要建立。目前各个征信机构都是孤岛,信息只有流通起来才有价值。目前,互联网金融公司尚无法接入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各公 司之间也不存在信用信息共享机制,对贷款者的信用审核靠各家自身审核技术和策略,独立采集、分析信用信息。贷款者违约成本很低,无法用惩罚机制来约束。

比如在参考央行征信报告后,大多数P2P网贷公司都会派出调查员实地调查借款人的真实信息,但这个信息的掌握和使用都在该网贷公司,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如果蚂蚁金服和腾讯的海量数据以及用户画像能够流通,优化了资源配置节省了社会成本,也能让信用数据产生真金白银的价值。

 互联网个人征信产生的价值,还远远没有发挥潜力。其实,蚂蚁金服在阿里小贷和“花呗”两个产品中小试牛刀,已经显示了互联网征信的巨大威力。(详见钛媒体文章《阿里推出“花呗”,与京东“白条”短兵相接》)

互联网金融让征信成本和融资成本都大大降低。 阿里小微信贷客户经理可以通过简单的在线调查,借助已经积累的海量数据进行大数据挖掘, 就可以快捷地分析小微企业往来的交易数据、 信用数据、客户评价数据等,掌握客户的信贷风险。

据统计,阿里小微信贷单笔的操作成本仅为2.3元, 而银行的单笔信贷操作成本平均在2000元左右。阿里小微信贷最快只需要几分钟就能完成贷款审批,批准贷款的资金最快能在1天之内到账。通常商业银行每位客户经理管理100家小微企业已经到达极限,而阿里小微信贷客户经理管理的户数,已经达到1000家以上。2013年1季度,阿里小微 金融就发放贷款超100万笔,放贷金额120亿元,平均每笔贷款额度仅为1.1万元,而不良贷款率只有0.84%,低于商业银行的平均水平。

借助芝麻信用,蚂蚁金服旗下的蚂蚁微贷推出了一款“花呗”的信用支付产品。花呗的额度范围是1000~30000元,用户可以用花呗在淘宝、天猫上购物,在确认收货后的下个月10日前还款即可,“花呗”最长的免息期可以有41天,可关联账户余额、借记卡、余额宝自动还款,如果逾期不还每天将收取万分之五的逾期费。

花呗就是在个人征信业务指导下的类虚拟信用卡业务,发卡审核不必面试,只需要根据用户在芝麻信用中的评分给予相匹配的信用额度,发卡审核流程大大缩减,甚至只需要几秒钟,也无需人工,降低了中间成本。

 PS:已经开始个人征信业务的蚂蚁和腾讯各自拥有支付宝钱包和微信等超级客户端,征信业务跟手机APP结合,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可能是无远弗届。

(作者王超 ,微信公号(chao-xiansheng))

(关注更多钛媒体作者观点,参与钛媒体微信互动(微信搜索“钛媒体”或“taimeiti”))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