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我是歌手》如何带动芒果TV的人气?

我是歌手

身处互联网至上、互联网万寿无疆的互联网行业里,我们过去总是把电视台当作被淘汰的落后生产力典型代表,网络视频从营销层面也不停地鼓吹颠覆和取代电视台,然而,今年的《我是歌手》有韩红、孙楠、古巨基等巨星加入,首播就把芒果TV的app推到了视频类第一名,让互联网行业和电视行业都炸开了天,讨论得不亦乐乎。

想当年啊,咱也算是搞过卫视台音乐选秀的仁儿,对电视台那一筐事儿比较门清了,咱主页还是互联网,这个话题似乎我不该错过,我也小议一下我对电视台、芒果、视频网站、视频app的一些看法。

 

第一个问题:电视台是否真的病入膏肓,网络视频能取代吗?

网络视频刚开始走热的时候,广电体系就看到了潜在威胁,各地广电都开辟了自己的新媒体平台,从新闻内容到综艺、体育、电视剧等内容都纷纷上网,当然,他们玩网络视频一套自然不如优酷、爱奇艺等专业,自然也是赔钱赚吆喝。年轻观众越来越多时间花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上,看电视的人越来越少,这是电视台们内心的最大恐惧,一度他们自己也觉得自己会被网络视频等创新力量给干死。

电视台的实力差别比较大,各自都有生存之道,比如湖南卫视、浙江卫视都把综艺节目搞得风风火火,山东卫视最近两年狠抓自制电视剧也收视率稳定上升,北京卫视在文化生活和体育类节目方面做得也很不错,做得好的电视台都是要首先做好自己的内容。到目前为止,国内视频网站还没有主导过一部像样的电视剧制作,国外netfilx倒是风生水起,国内视频网站自制剧也是必然的趋势,从这个意义上,网络视频网站和电视台在内容生产方面的能力会越来越接近,电视台的内容优势也会被逐步缩小。

在最近几年内,视频网站还没有真正颠覆掉电视台的能力,电视方面更多的是卫视台、地方台等找到自己的内容定位和目标人群,真正让电视台走下坡路的不是网络视频,是他们过去忽视了观众体验和观众互动,让观众远离了电视。而网络视频即便没有广电掣肘,也解决不了带宽成本问题和内容版权费高的问题,电视台的运作成本事实上比视频网站少很多,从这个意义上,视频网站未必就是先进的模式。

 

第二个问题:各大卫视学习芒果tv靠谱吗?

电视台的主要问题是体制问题,体制让人不爱创新、不爱干活,只要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才能冲出来学习芒果TV,因为各大卫视都有自己的新媒体网站和视频播放平台,比如山东广电有齐鲁网,做得总体也很不错,但是视频方面的体验和技术远远不如芒果TV,有体制的原因,也有领导层面的思路的原因。

各大卫视首先需要解决人才的问题,能不能找到真正懂互联网的人才来做自己的互联网产品和项目,这是成败关键,只是照抄芒果TV可能赔本赚吆喝,芒果TV网站的视频化体验学习了爱奇艺等视频网站,app也学习了视频网站的思路和体验模式,他们重视了体验模式,把做互联网产品的门道给搞清楚了,这一点是最关键的。

排名靠后的卫视频道可能还在广电体系下卫视和新媒体分治的混乱中挣扎,在我看来,要想学习芒果TV,首先需要把卫视和新媒体整合在一起,让优势技术为优势内容资源服务,而不是反过来,电视台相比视频网站的优势就是天然的、廉价的电视流量入口,学习芒果TV就要果断地做到电视、网站、APP的整合式产品规划、体验模式、广告销售模式等,大整合才能大超越。

这个问题蛮严重的,山东卫视和齐鲁网是平行的,是两套班子,山东卫视的节目推广营销基本上要靠自己的品牌推广部门自己完成,齐鲁网起到的作用非常少,而齐鲁网定位山东本地,山东卫视的优质内容似乎对齐鲁网的帮助也不是特别明显。同时,齐鲁网的产品线没有能够让山东卫视台网结合导流出来并产生真正价值的产品依托,卫视导流出来到齐鲁网变成了粗放式流量,齐鲁网偏重新闻的体制弊病拖了很大的后腿。我跟山东卫视、齐鲁网的朋友都很熟,我个人觉得他们都非常优秀,也有思想,但是却没有产生芒果TV式的奇迹和突破。

 

第三个问题:芒果TV赢在了生态上

芒果TV火了,一下子潮了,各大卫视想抄,但是发现抄不了,互联网人才、电视节目人才的数量、质量、多样性等方面都没法去和湖南比,芒果常见来稳定的定位和台风,让他们成为首席电视娱乐选择,大批的艺人、经纪公司、影视公司、灯光摄影、音乐等方面的生态链非常的完整,这是其他卫视所没有的东西。

生态建设需要很大的决心和耐心,在目前体制下,大多数卫视最多烧钱押宝一次,去耐心做功成不必在我任的事儿,恐怕不容易,天天变来变去,自然没有人才的厚度,也形不成生态,这就是为什么湖南卫视能够用《我是歌手》把《中国好声音》的锋芒给多回来的根本性的原因。

柳华芳童鞋个人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各大卫视要想长久保持竞争力,需要看看中国足球的发展,你是像恒大那样烧钱夺几个冠军,还是像鲁能那样坚持搞十几年青训,懂球的人知道这之间的巨大差异,所以,各大卫视需要战略层面的现代化和科学化,而不是简单的新旧媒体布局和堆砌。比如,山东鲁能泰山在刘宇上任后的全面巴西化,事实上是著名咨询公司罗兰贝格为鲁能做的三十年规划设计中的一部分,自己脑子不够用的时候,谦虚地借用外脑,这也是必要的战略选择。

 

第四个问题:我是歌手对于芒果TV的意义是什么?

2012年是音乐选秀全面复苏的一年,山东卫视、辽宁卫视、云南卫视、江西卫视等都推出了自己的音乐选秀,当时,我恰好在山东卫视那边帮忙,这一年也是中国好声音一鸣惊人的一年。好声音实现了把年轻观众拉回到电视机前这一个过去认为不可能的任务,实现了浙江卫视的大突破,湖南卫视第二年推出了一个不伦不类的中国最强音,微博昵称还在我手里,一度大家觉得湖南卫视的时代过去了。

《我是歌手》是引进的韩国《i am singer》的模式,2012年的时候我向山东卫视的领导推荐过这个节目,但是节目模式和决策毕竟是复杂的周期,最终山东卫视在2013年没有坚持《天籁之声》,也没有选择这个模式,直到我是歌手火爆,大家才一阵叹息。但是,话又说回来,我是歌手拿给山东做,可能也做不出这个水平来,山东卫视目前还是做电视剧更擅长。

《我是歌手》可以说拯救了湖南卫视,让芒果重归榜首位置,并且为湖南树立了信心,遏制住了团队和人才的大规模外流,也才能有今天芒果TV APP逆袭视频网站们的奇迹发生。虽然湖南积淀深,但是电视节目的特点决定了一个节目就能撑起半个电视台,做电视和做互联网产品有类似之处,不怕不赚钱,就拍没特点,平庸是最让人害怕的。

 

第五个问题:我是歌手与制播分离

说实话,现在还说制播分离有点老掉牙,因为这是不需要讨论的,只是由于体制的问题,在国内搞得那么复杂和缓慢,我是歌手是好的节目模式,但是没有好的团队基础和制度支撑也不行。真正需要考虑的是制播分离基础上上的生态圈建设,能够给人才机会,让人才成长,又让节目越做越好的健康生态系统,这才是电视台老大们需要认真考虑的大问题。

涸泽而渔是解决不了问题,即便你给中国球员一年一个亿,他们也拿不到世界杯冠军,照样连世界杯都进不去,电视台搞生态建设和足球搞青训一样重要,摒弃官僚主义,迎接科学发展,才是长久之计。湖南卫视能把我是歌手做好,但是节目模式确是韩国人的,这么多年来,我国电视节目模式几乎都是抄国外的,很少自己创新的,这从根本上还是一个人才问题和生态问题。

我建议各大卫视应该建立自己的电视节目天使投资基金,培育好的团队和工作室,让好节目有一夜成名和发财致富的机会,才会有更多年轻人来参与到电视节目的创新中来,因为视频网站那群恶狼创新速度很快,在大家能力差不多时候,战争就变成了创新之战了,未雨绸缪,看远一些吧。(文/柳华芳)

【我的微信公号:小芳,未经作者授权,请勿转载 (我本人正好做过电视、互联网、电商等跨界的事儿,欢迎提问题,多探讨)】

(关注更多钛媒体作者观点,参与钛媒体微信互动(微信搜索“钛媒体”或“taimeiti”))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