钛媒体2015年度巨献,公关阴谋大戏《浓妆素颜》独家连载

钛媒体注:这是揭秘公关和传媒圈暗战的一部长篇小说,故事虽然是虚构,但里面的事情却每天都在上演。媒体、公关、阴谋、性、交易⋯⋯中国首部以真实互联网与媒体群体为原型的职场商战剧,“钛小说”及“人人都能写电影”联合独家揭幕⋯⋯本小说从今天开始将第一时间于钛媒体旗下“人人都能写电影”微信帐号(ID: AV_bar)独家连载:

 

第一章 蒋祺 焦点

一个公司的公关部有什么用?蒋祺也一直觉得自己的工作可有可无。

但是今天早上,蒋祺突然成了全公司的重心。从她早上出门起,电话就一直响个不停。第一个电话是7点50分打进来的,打电话的人是公司代理总裁龙华的助理小高。小高很焦急的告诉蒋祺,河南郑州的《黄河商报》今天早上出了一篇稿子,大意是蒋祺所在的公司“女人花”生产的一款日霜引起了大范围的消费者皮肤过敏。小高问蒋祺之前和《黄河商报》的关系怎么样。能怎么样?在接到电话前,蒋祺虽然在公司担任媒介总监,负责的就是和全国的媒体打交道,但她压根就不知道还有这么个报纸。

“哦,还可以吧,日常有些来往,偶尔也帮我们发过稿子。”蒋祺敷衍着回答道。

“你抓紧来公司吧!”小高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蒋祺心想,说这话的意思好像你已经到了一样,谁不知道你每天十点多才来啊。蒋祺一边开车,一边打开手机找这条新闻,还没等找到,第二个电话就进来了,来电话的是她的上司,市场副总裁张岳。

“你看了那篇稿子吗?”张岳在电话里的语气很急。

“嗯,大致看了看。”蒋祺回答的很含糊,因为还没有来得及看稿子。

“怎么回事?”

“可能只是一个偶然的报道吧,感觉上不是特意针对我们的。类似的关于化妆品过敏的新闻经常付诸报端,这不足为奇。”

“这他妈还不是针对我们?你仔细看了吗?我已经被老大狠骂了一个早上了,问我那么多钱就起到这个效果?你好好看看,赶紧想想怎么办,估计上午老大就会找我们开会。”张岳的口气很不善,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蒋祺已经感觉出张岳的不悦了。可是能有什么办法呢?蒋祺也不知道。张岳口中的老大叫做龙华,公司CEO,去年由大股东安排空降过来的,三十出头,温文尔雅。由于蒋祺并不直接向他汇报,所以很少见面,但是蒋祺朦朦胧胧中却一直特别期待和龙华在一起开会,或者是在电梯里碰到。她把车靠边停了下来,找到了这篇题为《退货无门大量用户使用女人花日霜疑过敏》的文章。

这篇文章写的还真挺好。如果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看,故事完整,思路清晰,真实客观。文章先讲述了郑州当地一个中老年妇女使用女人花化妆品引发过敏,去女人花销售柜台退货又遭到拒绝,原因是无法开具相关证明是该化妆品引起的过敏。大妈又联系了几家医院,医院表示他们不是检测机构,没有资格出具过敏源的检测报告,大妈退货无门。随后,该报道记者又在新浪微博查询了一下,发现女人花日霜过敏并不是个案,大量微博投诉女人花日霜引发过敏,报道中还节选了几条微博信息作为辅证。文章的最后是消费律师的提示,只要提供完整的证据链,比如化妆品购买小票、医院的诊断书或者病例就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进行维权。文章里还附有两张配图,一张是大妈脸上有疑似过敏引发的红疹,右手上拿着女人花日霜;一张是微博的查询结果截图。两千多字的报道加上两张配图,占据了一个整版版面,作者署名为高洋。

蒋祺刚上路,第三个电话就打进来了,还是小高:“你还有多久到公司?”

“半个小时吧”,蒋祺看了下表,已经快到8点半了。

“龙总安排9点半在他办公室开会,你到公司就直接来他办公室吧。”

挂了小高的电话,蒋祺连续给几个圈内朋友打电话,总算问到了记者高洋的联系方式。蒋祺一边开车一边拨通了电话,刚说明白自己是谁,电话就断了。蒋祺不知道电话是对方挂掉的,还是因为信号不好断掉的,心里瞬时涌起一股无名之火,却无处可发。

把车停在路边已经是9点20分了。蒋祺拉下车前窗的化妆镜,拢了拢头发,又涂了一遍口红,确认没有任何问题才合上化妆镜。眼看就要迟到了,蒋祺却不想下车,她完全不知道到了公司会怎么样,这一天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她就坐在那里看着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脑子里一片空白。

9点30分!蒋祺叹了一口气,下车了。

蒋祺在龙华办公室门口就能听到里面的咆哮:“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养你们这帮SB有什么用?为什么报道出来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个媒体还有没有点公德,为什么事先都不采访我们一下?”

听着里面的声音小了一些,不像是龙华在说话,助理小高敲了敲门,推开了一条缝,蒋祺溜着门缝钻了进去。

10平米左右的办公室已经坐了很多人,主管渠道的李总,主管客服的王姐,新世纪传媒的总经理刘航和公关总监林琳,还有坐在正对着龙华的沙发上的张岳。大家基本上都是手里拿着本子低着头,避免和龙华的目光直视。

蒋祺找了一个靠门的座位坐下了,陆陆续续小高还领着人进来,很多人蒋祺都不太熟悉。

龙华坐在那里拿着手上的报道继续看,冷不丁抬头问了小高一句,“报纸买到了吗?”

“已经叫人出去买了,但是这报纸北京没有。”

“老王他们去买了吗?”老王是郑州分公司的总经理王敏行。

“安排了,但是他们说郑州也没有多少报摊卖这个报纸。”小高低声回答着。随着手机时代的到来,别说买一份报纸了,连报摊都很难见到了。

“怎么回事,查明白了吗?”

“基本搞清楚了,说的确有人来柜台退过货。”

“那给那边打个电话问问啊,问详细点,看看到底怎么回事。”龙华坐在老板

椅上,闲下的手指交替瞧着桌面,眼眉皱起,满脸的不耐烦。

“好。”小高刚要出去打电话,龙华又发火了:“走什么走,就在这里打,用我的座机电话打,按免提,让大家都听听到底是怎么回事。”

电话拨通后,那头的售货员近乎是哽咽着说完事情经过的。上周一男一女来退货,男的基本不说话,女的就是那个报道中出现的五十多岁的中老年妇女。来到柜台就说要退货,但是没有小票凭证,脸上也确实有轻微过敏的症状。她说已经治的好多了,之前更严重,手里还拿着一本病例。至于病例上写的什么,售货员没看明白,上面医生的字跟天书一样,龙飞凤舞的,还有医院的收据、药单什么的。因为没有小票,售货员直接拒绝退货了,但是给了她全国售后的电话号码,希望对方联系售后部门,这里只是商场柜台,没有小票没办法办理退货。同行的男士问能不能出具一个拒绝退货的证明,售货员说不能,两个人就走了。这是个个案,之后也一直没有人再来退货,售货员也就没放在心上,所以并没有向上级汇报这件事。

电话那头的老王接过了电话,气冲冲的说:“这明显是搞我们啊,连小票都没有,让我们怎么退?龙总,我们就是撞枪口上了,谁知道咋回事啊。”老王在电话那头不停的喊冤,龙华却没说话,只是嗯啊的应和着。

挂了电话,龙华也不说话,屋子里一片沉寂。

蒋祺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高跟鞋,暗红色的皮子泛着光泽,真漂亮。她们说如果穿着红色高跟鞋跳楼一定会变成厉鬼。蒋祺想着就觉得好笑。

“蒋祺,你还坐着干吗?”龙华突然大声说道。

“啊?”蒋祺就好像那个上课溜号的学生被老师抓到一样的无助。

“现在这个稿子转载多少篇了?”

“我刚才在路上查了下,是27篇。现在,现在……”蒋祺一边拖延着语速,一遍迅速打开手机去查。

“112篇。”新世纪传媒的总经理刘航替她做了回答,“明显是有人在推动转载。”

“那你还坐着干吗?蒋祺!”龙华大声说道:”你还不快点去郑州,查查这个记者到底是怎么回事!”

蒋祺看了看张岳,期待能从张岳那里得到一点暗示。只见张岳皱着眉微微点了下头,什么话都没说。

蒋祺刚站起身,龙华说话了,“老张,你去查查他们老板的联系方式,看看怎么样能联系上。蒋祺,你先去郑州找到那个记者问问怎么回事。刘航,你先想办法控制转载。”

刘航耸耸肩,手一摊,无奈的说道:“这我可没办法控制,只能先安排发一些前几个月的公关稿冲一下,还不知道是否有效呢。”

张岳赶紧站起身说:“那我先去打几个电话,安排一下吧。”

龙华转过头,对站在那里等候指示的蒋祺说道:“蒋祺你先走,行程随时汇报给小高。小高,你去财务那里提5万元现金给蒋祺,或者打她卡上也行。”

蒋祺如释重负一般出了办公室。太好了,坐飞机有至少两个小时的时间不用接电话,真棒!

 未完待续……

 

(本小说由钛媒体独家连载,首载于钛媒体旗下微信号:“人人都能写电影”(ID: AV_bar),转载请征询获得钛媒体授权同意,否则将追究侵权责任。作者个人微信公众账号changpianlianzai(长篇连载拼音),其个人微信公众号也将同步更新本小说,欢迎交流。)

(关注更多钛媒体作者观点,参与钛媒体微信互动(微信搜索“钛媒体”或“taimeiti”))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