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atchmen:Apple Watch也许是苹果未来的守望者?


此文作者是Google Ventures合伙人MG Siegler,他的其他文章可参见这里

本周发布的Apple Watch最令人惊奇的不是它的名字,而是它的聚焦点。很多人认为“iWatch”应该是与其他“智能手表”品牌类似的可穿戴设备,但这样的比较是愚蠢的。这种想法就好比认为iPhone是一部“手机”。

我们打算造出全世界最好的手表。它是精确的,与世界时间同步。其精度会在正负50毫秒之内。

让我们把这种介绍方式跟7年多前iPhone的发布做一个比较。乔布斯给iPhone的定义是“革命性的移动手机”,但这只是iPhone的三大关键要素之一。

乔布斯随后并没有把焦点转移到他们在造手机有多出色上—尽管早期的手机制造的确很糟糕。

乔布斯没有说苹果打算造最好的手机,而是说他们打算“重新发明手机”。乔布斯用下面这张图表形象地说明了当时的手机是如何的垃圾:


不幸的是,Apple Watch又没有进行这种类比。他们没有把其他的手表称为垃圾(尽管库克或多或少暗示过其他的“智能手表”如此),而是努力吸收几个世纪以来业界的最佳实践然后糅合进一个数字产品。

几个世纪以来造表业有那么多的出色想法,为什么不保留其中一些经验和知识呢?

这种策略跟当时苹果推介iPhone的办法非常不一样。这跟我的期望不一样,因为手表业是完全不同的一个行业。它更关乎时尚而非功能,更在乎精度而非价格。

但是苹果还是毅然决然闯入这个行业了。结果如何仍有待观察。但苹果的意图非常明显。“我们准备造全世界最好的手表。”注意,不是智能手表,而是手表。


也许这正是迄今为止其他的智能手表(从精简版的手机到看似手表但却缺少某些东西的东西)所缺失的。Apple Watch似乎正在寻找那样东西。

齿尖(crown,圆盘旋钮)是Apple Watch的一个巧妙的元素。所有人都认为苹果的可穿戴设备应该是主要通过触摸屏再加上Siri的一点帮助进行控制。是,这些都有。但齿尖才是苹果发布会上的明星。

当然这种说法有点后见之明。正如库克在台上指出那样,苹果有着针对设备发明新的交互方式的历史(鼠标—Mac,触控轮—iPod,多点触摸—iPhone)。但是齿尖却是个遗物。向原有手表业致敬的遗物。

不过在我看来,Apple Watch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部分在于制作表带的思考和情怀。尽管其制作流程也许牵涉到了技术,但表带的设计属于纯粹的时尚设计。Apple Watch的表带设计得极其出色。

回想一下你就能从苹果的早期产品(如iPad Smart Cover)觅到这些创意的种子。皮革?√ 磁铁?√ 形式与功能结合?√

库克在台上说了,这既关乎个性化技术,亦关乎风格和品位。因此,库克也许开始从技术与人文的结合转变为技术与时尚的结合。这未必是坏事,只是跟以前不一样了。

而Apple Watch正是这种转变的先驱。而它的介绍方式要告诉我们的,也许不仅是设备自己,还包括苹果的未来。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 36氪


36氪官方iOS应用正式上线,支持『一键下载36氪报道的移动App』和『离线阅读』 立即下载!

发表评论

关闭菜单